北欧知名建筑事务所都有哪些? | 目的地Destination

北欧知名建筑事务所都有哪些?

介绍一个成立于1999年的瑞典建筑事务所

谭姆&维德高德建筑事务所(Tham & Videgård Arkitekter)

他们作品中既有建筑学中对使用者的细腻考量,也有颇有网红气质。

(多图预警)

创始人是两个吴克 (:P)

波勒•谭姆(Bolle Tham 1970)马丁•维德高德(Martin Videgård 1968)最初是学校好友,一起就读于斯德哥尔摩的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早年曾在巴黎和葡萄牙的旅行和工作,在乌尔比诺的国际建筑和城市设计实验室求学时,接触到了彼得·史密森(Peter Smithson)和吉卡罗·德·卡罗(Giancarlo De Carlo)。

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两位建筑师还是学生的时候,他们已合作完成了一些小型的家庭住宅项目,随后在1999年成立了斯德哥尔摩的事务所。到目前为止,他们大部分的委托是住宅和公共项目。在完成一系列有着不同背景、不同要求的住宅项目的过程中,他们发展出了一套系统化的、成熟的建筑方法论、建筑理念及情感表达策略。

工作方法

谭姆&维德高德建筑事务所提供了一种思路清晰、背景朴实的思维和工作方式。他们首先强调的是文脉的重要性,“物理、文化和思想的环境”是“新方案不竭的灵感源泉”。他们的建筑始于对基地及既有条件的一种有力的、清晰的阅读,其中也包括了对业主要求的考量。在他们的观念中,空间关系、光、运动、比例、尺度、实体、虚体、韵律、重复以及结构,都是“建筑师的基本工具和建筑体验的构成基础”。

他们有意避开风格问题,而通过感知、物理感受和生活体验展开他们的设计。不管是后现代主义的风格偏见,还是当今“越来越概念化的建筑”,他们均表示怀疑。他们将此视为错误,堪比先入为主的风格问题和对历史经典化的痴迷。

……

谭姆&维德高德用一种易懂的、愉悦的方式描述起他们的设计历程:“每个新项目开始时,我们总是和团队一起去寻找最直接的方案,来解决实际的任务:即业主的需求和愿望是什么,从现实的角度出发去回应各类复杂的情况。在找出这样的解决方案之前,可以无须考虑建筑的形式。只有解决了建筑设计中的功能问题,建筑师的真材实学,才得以发挥

……

谭姆&维德高德如此诠释着他们的设计方法:“建筑的内在逻辑和潜力是通过使用操作性元素(the operative elements)来产生发展的。当直觉和实用性与某种对表达性和建筑清晰度的追求产生碰撞,往往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新灵感。这也决定了一个优秀的理念能否真正转化为一座强有力的建筑。

北欧方式?

两位建筑师也明确地表示他们并不信仰“某种特定的北欧方式”。然而谭姆&维德高德的作品其实深深地扎根于理性、节制和谦虚的北欧态度中。他们的作品也体现了传统的北欧对自然和景观的敏感度。

事实上,他们对基地、自然与人文环境的重视,反映了一种对瑞典和北欧建筑传统的积极继承。尽管他们在作品中使用了最小化的表达,并弱化了形式上的主题,但亲密的建筑尺度和独特的建筑礼仪,仍让我想起了卡尔·拉森(Carl Larsson)水彩画中温暖的生活场景和美满的幸福家庭。相较于我们传统上对北欧建筑的期待,他们的作品不管在形式、审美表达或是氛围层面上,都有着更抽象、智慧和普适的特质。我并不是说他们有可能在思想或意识上追随任何的“北欧”特质,但在精神构成和自身本质的影响之下,他们确实如此。

建成作品

他们的设计中并没有任何显见的策略或形式主题,反而是其中灵动、优雅、均衡的气质,使我们能够辨认出谭姆&维德高德的作品。有时候他们会制造令人惊艳的效果。

比如说在胡姆勒加登公寓(Humlegården Apartment)中,烟火般绚丽的图案和色彩彻底改变了原有的大型公寓。在这里,建筑师关注拼花地板图案和色彩的表现力,地板冲破界限,从一个房间延伸到另外一个房间,甚至升到墙体之上成为墙裙,这一种已被现代性所遗忘的建筑元素。不管是空间的氛围,还是形式和材料的语言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充分尊重空间的使用功能。这一点不仅体现在住宅项目中,还体现在博物馆等公共空间里。

树屋酒店(Tree Hotel 2008-2010)是一个凝聚了若干微妙感觉和联想的建筑意象。树屋就像是每个孩子脑海深处的梦想,这种幻想往往还会一直延续到成年。树屋摆脱了地面的束缚,营造了安全、亲密的空间氛围,创造了意想不到的景观视野。出于某种有关鸟巢的联想,树屋被赋予了一层别样的光环。正如法国谚语所说,“除了建造鸟巢之外,人类无所不能。” 鸟巢是建造者依靠自身搭建的一种具有身体触感的构筑物,而谭姆&维德高德的树屋则是基于一种视觉抽象。通过使用玻璃镜面外墙,他们对树屋单元进行了物质性和结构性的抽象处理,使其就像雷内·玛格丽特(Rene Magritte)绘画中的风景和物体一样隐匿消失。小屋变成了幻象。尽管尺寸迷你,但这个4米的立方体的内部空间依然相当诱人和舒适。

溪上住宅(Creek House 2008-2013)位于旧农业区,是一个与开放性的木构住宅完全相反的案例。考虑到基地原有植物及其他环境特征,特别是穿过基地和住宅底部的一条小溪,矩形砖块单元的复杂组合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富有韵律感的砖块单元组合营造出了一种村庄或迷宫般的氛围,而不是一座单体房屋的意象。每个功能都被包含在独立的单元之中,因此,仅从外部就可以了解到房屋的布局。这些单元由深红色的手工砖块组成,并且留有非常宽的砂浆接缝。同样的材料被运用在地板、室外露台和室外楼梯之上,形成了统一和包围的触感:你可以像使用目光一样,透过肌肤去感受整个环境。偶见的拱形吊顶进一步突出了砖材的保护作用。

岛屿住宅(Island House 2012-2014)位于哥德堡南部群岛,由两栋房屋组成(一栋供父母使用,另一栋供孩子和朋友们使用),体现了理性主义和结构主义的一种看似不相交,实质上两者具有同一性的并置。高度规整的木构单元架设在抬升由岛屿自产的天然石块组成的基座之上,,从岩石中拔地而起。住宅四周包围着由实木柱梁构成的开阔露台。可见的结构框架使人联想到现代主义的案例住宅研究计划中常见的钢架形象,这些轻钢结构的住宅由克雷格·埃尔伍德(Craig Ellwood)、拉斐尔·索里亚诺(Rafael Sorriano)、皮尔·柯宁格(Pierre Koenig)及加州的多位建筑师设计。在岛屿住宅中,尺度巨大的实木柱梁具有相同的方形截面,加上单元的基本对称性,投射出古典主义的气息。这种空间特质必然是经过充分考虑的,最近也出现在该团队更大型的住宅项目中。

卡尔马艺术博物馆(The Kalmar Museum 2004-2008)谭姆&维德高德建筑事务所的第一个公共建筑项目,且立即就获得了成功。该博物馆是一个设计巧妙而空间紧凑的公共机构,毗邻原有的建筑,其中包括瑞典著名现代主义建筑师斯文-伊瓦尔·林德(Sven lvarLind)设计的自助餐厅。按照瑞典公共建筑的规模来说,这次的扩建具有令人满意的凝练尺度。在各种限制的约束之下,这栋建筑依然表现得相当轻松。尽管整体空间十分紧凑,带有屋顶照明的顶层却为空间增添了开阔的特质。这些空间适应于不同的功能需求,展览区域的设计与艺术作品产生了美妙的共鸣。时至今日,已经很少能够看到这样的艺术博物馆,它的整个环境中散发着宁静愉悦的本土气息,笼罩着友好亲切的氛围。立面使用黑色胶合板,其生动的图案和节奏表现出强烈的个性。

马尔默现代艺术博物馆(Moderna Museet Malmö 2008-2010)将原有的电厂改造成博物馆空间,并增加了新的入口和接待厅,此外还设有自助餐厅和位于上层的艺廊。正如作者所解释的,考虑到任务书中较高的技术要求,该项目最终成为了一栋架设在工厂原有旧砖墙之内的新建筑。新的橘色立面由穿孔金属板组成,一方面延展了红色砖墙的立面主题,另一方面则对原有的建筑起到了新的连接作用。穿孔的立面同时扮演着隐藏、展示和邀请的角色。展览空间主要是中性的白色方盒,尽管看起来是空的,但却传达出一种平静、专注的特质,有助于更好地展现墙壁和地面上的艺术作品。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建筑学院(KTH School ofArchitecture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2007-2015)是在斯德哥尔摩严苛的历史文化背景下完成的一项大学建筑扩建工程。整体设计方案显得简单和轻松,圆润的体量在原有的红砖建筑之间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无论是在平面还是剖面上,建筑的布局都显得相当丰富和具有开创性,激活了空间和体验。厚重的体量使得楼板之间的相互穿插成为可能,在不同楼层上创造出了不一样的空间几何形式。深红色耐候钢立面与原有的深红色砖墙立面产生了一场有意义的对话,也为新的建筑塑造了强烈的个性与权威,同时带来了一种新鲜感。

文字节选自EL Croquis No.188 Tham& Videgård 二元性与唯一性

《二元性与唯一性 :谭姆与维德高德的感官理性》

作者:尤哈尔·帕拉斯玛

译者:李晓君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AC建筑创作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北欧和日本的简约风有何区别?
在建筑师的眼中,什么是好的医院建筑?

分享

北欧知名建筑事务所都有哪些?:等您坐沙发呢!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