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 目的地Destination

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今年和往年一样,NBA联盟善意地错开了全明星新秀赛和正赛的日期,让球迷将目光转移到这群初出茅庐的二、三年生身上。在次轮秀中脱颖而出的约基奇携手状元唐斯,两位别具一格的大个子给新秀赛平添了一抹亮色。

原本乔尔·恩比德和本·西蒙斯的组合还能给新秀赛锦上添花,然而76人鼓起雄心壮志开始新赛季征程时,西蒙斯就从战马上跌下,归期未定。眼看年度最佳新秀就要拱手让给14届探花恩比德,球迷们更加相信16届新秀是“水掉”的一届。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布兰登·英格拉姆和杰伦·布朗在两支传统豪门球队中碌碌无为,今年1月流浪到土耳其联赛打球的安东尼·本内特,还有本月为10天短合同在骑士奋斗的德里克·威廉姆斯,联盟从不缺少高顺位选秀失败的案例。

把选秀当做投资还是博弈,每支球队都有各自的考虑。其中的原因可能是管理层决策失误,或者是球员实力无法匹配更高级别的联赛。总经理在选秀夜的一个决定,就可能影响着球队未来十年发展的方向。

选秀即赌注

选秀是一门学问,所以有专门对应的职业——球探。球探的工作非常辛苦,要在全美各个大学以及联赛间往来穿梭,写报告、联络教练和经纪人、试图接近球员;国际球探更是吃力不讨好的活,由于极低的回报率,选秀当天欧洲球员的勘探书上很可能就两行基本信息。此外,面临如此繁重的任务,球探报告经常出错是难免的。

所以对大多数NBA球队来讲,选秀更倾向是一场赌注,他们更青睐藏着某种可能的新秀。骑士正是对本内特过于了解,所以充斥着对2013年乐透中彩的信心。那一年状元热门是诺伦斯·诺尔,坐拥首轮签位的骑士却细致观察了本内特整整1年,他们彻底爱上了这个6尺7、240磅的小伙子。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尤其是当时骑士总经理克里斯·格兰特,他在选秀后说:“今年我们对他的评估未曾间断,他的能力和天赋都很适合我们的团队,我们一直给予他很高的评价。如果让他和凯里、迪昂一起打挡拆,他就会变得很难防守。”本内特也和骑士团队自来熟:“我感觉可以和克里斯坦成为最要好的朋友,他也是加拿大人,会成为我的铁哥们。”

第一个赛季本内特为骑士出场52场比赛,场均以35.2%命中率得到4.1分,刷新了1950年之后NBA状元得分新低,6.7的个人效率值也在身前24位状元面前抬不起头来。格兰特选秀前对本内特的投篮、切入能力赞赏有加,他期待这位新人往巴克利的模板发展,然而一切只是奢望。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由于一叶障目,缺乏大局观的格兰特在第二年就被解雇了,本内特也没待上多久,随后就被甩给了森林狼。本内特的例子同时说明,除非战绩和数据异常瞩目,选秀期间球员给勘探者留下的基本印象,很大程度上决定自己要等多久被NBA总裁叫到名字。

例如去年的肯塔基大学球员斯卡尔·拉比西埃,选秀网DraftExpress预测他会在首轮第7顺位被猛龙选中,结果他在小绿屋尴尬地坐了三个小时,才在第28顺位被国王选走。此前多位球探在报告中质疑了拉比西埃的对抗能力,就这一个方面的瑕疵为他的前程蒙上阴影。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拉比西埃在选秀当天身价暴跌,《体育画报》专家塞思·戴维斯说:“我不是他的球迷,如果让我来选,我宁愿在十来位的末尾挑走他,因为只有到了这个位置你才可以放手一搏。如果前十顺位中有哪支球队想在他身上赌一把,我只能祝他们好运。”可见,拉比西埃的报告书并不是增加管理层需要的“确定性”,而是降低了他的“可能性”。

NBA球队非常看重新秀的潜力,一般来讲,他们不急于新秀成为球队的即战力。拉比西埃在大学时期,和索恩·马克交手时基本占据上风。但后者选秀年龄都涉嫌伪造,球探报告里也充斥着不少谜题,这种“不确定性”反而增加了索恩的“可能性”。马克在第十顺位就被雄鹿选中了,领先了拉比西埃一大截。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本赛季,以赛亚·托马斯从11年选秀垫底的球员成长为如今的MVP竞争者,而约基奇在次轮第41顺位被选中时,ESPN直播打出他的名字,画面已经切换到食品公司的商业广告。一开始没有人预期他们发挥出今天的价值,可能包括挑中他们的母队。

这样的球员能逐渐大放异彩,其实是手握低顺位签的球队博弈的结果,这种投资不必承担多大风险,但潜在的利润可能比稳定的补给更加诱人,以至于他们愿意接受一无所获的结果。

新秀的困境

除了管理层在选秀夜的操作,球队的真实情况也决定了新秀在新环境中的命运。不是每个新秀都能像波尔津吉斯那样得到禅师额外的宠爱,在人员大幅变动、风波不断的纽约依旧坐稳首发的位置。更多的则是英格拉姆那样,被卢克·沃顿长时间按在板凳席上,接受一段时期的观察。

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和从前新秀踏进联盟就能立刻得到锻炼的时代相比,如今NBA球员的职业寿命在普遍延长,联盟竞争愈发激烈,“摆烂”成为仅有几支球队的专属,为了不破坏球队阵容和体系的稳定,大多数新秀很难得到和常规轮换球员一同出场的时间。

在高顺位被选中的球员也不例外,2003届新秀达科·米里西奇如今已经归家务农,享受田园生活。实际上,他在NBA飘荡了10年,并于2014年转行当了一名搏击选手。米里西奇没有因为“黄金一代”榜眼的身份得到额外的照顾,新秀赛季他每晚只有4.7分钟的出场时间。

“在美国打球有一套非常残酷的体系,我真的很不喜欢。一般来说,当你被选为状元或榜眼,球队会立刻给你出场时间,但我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勒布朗也是一个杀手,但在他生涯头一年,骑士可是给足了机会。”至今,米里西奇还对活塞主教练拉里·布朗的“吝啬”念念不忘。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此外伤病也是影响因素之一,据统计,2014届前十一位被选中的新秀中,有八位在头一年遭受较为严重的伤病,其中四位缺席了35场以上比赛。这个数字和之前比已经改进了很多,2005届首轮秀就共缺席过421场比赛。

现在年轻球员能更早接触科学系统的训练,在饮食、医疗方面也享受着10年前球员截然不同的待遇。职业寿命的延长让选中他们的球队不急于立刻索取价值,让新秀养精蓄锐,后程发力也是司空见惯的现象。

被时代淘汰的球员

“小球潮流”将空间型四号位的概念一度扩张到“空间型五号位”,考辛斯、唐斯、洛佩兹等优秀的大个子都开始向外拉扯射程,是否拥有一定的三分线能力,成为许多球队考察内线新秀的新标准。

考辛斯初入联盟,一直沿袭着传统中锋的打法,前6个赛季,考辛斯在三分线外总共才出手69次。勇士用别具一格的篮球哲学在2014-15赛季取得了巨大成功,那个赛季结束后,许多大个子在教练的要求下转型。其中就包括考辛斯,近两个赛季,他的三分球出手数达到了478次,超过总出手数的三成。

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2016-17赛季之前,联盟历史上只有9名7尺以上中锋单赛季至少出手三分球100次,其中包括中国球员王治郅。如今更多球员在新秀赛季就进入了这个榜单,例如波尔津吉斯、唐斯和恩比德等人。

“这能为侵略篮筐打开空间,”森林狼主教练汤姆·锡伯杜这样解释球队的新需求,“只要有投篮能力的球员,就能让防守者远离篮筐,那么队友就能进攻内线了,因为里面不会挤着一群大个子。这种现象为防守的一方造成更大压力。”

但是,恩比德称自己不喜欢小球:“我不是一个三分射手,我不喜欢过多的三分出手,我想统治禁区,但上一场我没有主动在禁区拼搏。”但为了在这样的联盟生存,恩比德依旧开发了异常优秀的三分射程,这也让他能养伤三年后融入团队,给予76人球迷新的希望。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本赛季头一个月,在联盟所有三分出手数超过20次的球员里,恩比德以50%命中率排名第二。“只要给我一点空位,我就会投的。”恩比德已经被不少76人球迷看作费城新的希望,但他的队友奥卡福就没那么幸运了。

奥卡福在2015年选秀以探花身份进入联盟,为76人出战的91场比赛里出手1133次,但只投出6记三分球。这不妨碍奥卡福成为诸多媒体公认的“复古型”优质内线,第一个赛季他受到伤病困扰,只出场53次,但能在场均30分钟出头的时间里,以超过半成的命中率场均得到17.5分7篮板。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

然而第二个赛季恩比德复出后,奥卡福的首发地位开始动摇,场均仅出场15.5分钟,用35%的命中率拿下8分3.5篮板。尤其是76人从土耳其签下内线球员沙里奇后,奥卡福的首发位置已经动摇。去年夏天,已经有交易流言在奥卡福耳边环绕。

可能还有像奥卡福这样生错时代的球员,他们在转型的路上遇到挫折,时运不济最终无人问津。这是新时代对球员的新考验,NBA球队的口味正变得单调而刁钻,未来联盟还需要在选秀的进程中鼓励激发想象力,就像RC·布福德看到吉诺比利时被勾起的好奇心一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快篮球(kuailanqiu2015)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乌潮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分享

高顺位挑不到好新秀,不能全赖球探的眼光:等您坐沙发呢!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