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 | 目的地Destination

『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

本文来自红色皇后的微信个人公众号“濑尿虾的松鼠窝”

这篇文章可以蹭好几个热点,但几乎都是在敏感词的边缘,所以我尽量往安全的方向跑。如果你觉得本文的比喻不够贴切,那是因为更贴切的比喻我不敢用(捂脸)。

『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

猫薄荷让猫神魂颠倒,毒蝇伞(Amanita muscaria)让驯鹿如痴如狂,雪松太平鸟(Bombycilla cedrorum)吃了发酵的浆果之后“醉驾”会撞上大楼。动物世界里的酒徒为数不少,为求一醉,最不择手段的动物,不是俄罗斯人,而是刺猬。

刺猬找到它喜欢的“酒品”之后,会舔它,咬它,这时,它嘴里会冒出许多白沫。然后刺猬用前腿支撑着站起来,使劲把头扭到身后,把泡沫涂在自己的背上,有时候也涂在身体侧面不长刺的皮肤上。在这个过程中,刺猬会表现出一副喝醉的样子,歪着身子,躺在地上,有的刺猬还会四腿绊蒜,走不稳路。

『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

正在涂泡沫的刺猬。图片来源:arkive

动物在身上涂抹一种外来物质的行为,叫做自我涂油(self-anointing),刺猬亚科(Erinaceinae)五个属里有四个,被观察到有自我涂油的现象。这个anointing指的是涂油礼,是基督教的一种仪式,用途很广,加冕、教皇就职、洗礼都可能用到,还有给临终病人的涂油礼,弥赛亚(christos)这个词的原意,就是接受了圣油(chrism)涂油礼的人。和人一样,刺猬爱醉的程度也因个体而异。有的刺猬浅尝辄止,有的刺猬可以断断续续涂油三小时。不论家养还是野生的刺猬都会涂油,小刺猬涂油的次数明显比成年刺猬多。

刺猬用来自我涂油的材料千奇百怪。有的具有特殊的化学成分,比如香烟屁股、大蟾蜍(Bufo.spp)的分泌物,有的气味怪异,比如蔬菜、皮革、米田共(干了这杯热翔),有的实在是想不出理由,比如干净的水。甚至有的刺猬舔两下别的刺猬,就开始涂自己。真是要求很低的动物。

『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

[数据删除]。图片来源:pixabay

顺便说一下,一种东西能引出动物的行为,并不代表这个行为是针对这种东西来的,猫喜欢抓逗猫棒,但主子的捕猎本能,并不是为了抓逗猫棒进化出来的。一种本能要是被长期压抑,它会变得更“敏感”,更容易释放。如果长期抓不到小动物,主子对激光点逗猫棒的兴趣就会提升(当然也有一些非常懒的主子),刺猬以水代酒,并不表示它们天生嗜水如命,也许在没酒的时候,刺猬的要求像俄罗斯人一样会降低。

『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

我就知道你们需要看主子……图片来源:pixabay

刺猬为什么沉迷于涂油,还没有明确的答案,动物学家的猜想倒是非常多。有人认为涂油是为了掩盖刺猬的气味,防止被食肉动物发现。也有人持相反的观点,涂油是为了让自己的气味更明显,这样,刺猬就可以向同类宣示自己的存在。还有人注意到,刺猬钟爱蟾蜍的毒液,认为它可以化防御为攻击,给刺猬的尖刺装甲附加剧毒buff。

刺猬在陌生的环境(比如,被人拿到实验室里)下,自我涂油的倾向更强,由此出现了另一种假说。一个动物,如果同时被两种本能冲动所主宰,在两难之下,它可能会做出跟这两种冲动都无关的动作来,称为替代活动(displacement activity)。一只刺猬到了陌生的地方,很可能第一冲动是恐惧(逃跑,或者变成球),如果它还想做别的事,比如探索新环境,那它就会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这时涂油的动作,就会作为一种替代活动而出现。在刺猬的演化史上,涂油可能是有用的,但现在它就像人的尾骨,只剩下无用的残迹而已。

『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

刺猬:有点紧张。图片来源:pixabay

鸿门宴上,项羽企图刺杀刘邦不成,两种相反的冲动(要么战你娘亲,要么撤兵)推动着他,他的反应是给樊哙一斗酒喝。喝酒本身并没有什么用,但可以从矛盾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很多时候人并不想醉,但醉一下可以从现在的尴尬中解脱出来,很多酒都是这么灌下去的。

分享

『怪奇物种』刺猬:压力太大?干了这杯热翔!:等您坐沙发呢!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