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 | 目的地Destination

『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

本文来自红色皇后的微信个人公众号“濑尿虾的松鼠窝”,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预警:内有密恐昆虫图片。

Dorylus属,Anomma亚属的行军蚁(army ant,另外一些属,如Eciton,也被称为行军蚁),又称驱赶蚁(driver ant),可谓非洲昆虫的霸主,大颚所及,摧毁一切无脊椎动物,唯有一类昆虫能抵御行军蚁的扫荡,那就是白蚁。

『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

行军蚁的狩猎大队。图片来源:wikipedia,拍摄者:Mehmet Karatay

白蚁丘由泥沙、粪便和唾液粘合而成,风干后坚硬如石。即使从通气孔或者入口强行闯进,白蚁也会把通道堵上,让敌人无法再入侵。而且行军蚁的身躯适应于在地面行动,腿长,触角细,不适合在白蚁的地下通道里“巷战”。它们偶尔能猎到一些繁殖的有翅白蚁,或者出外觅食的白蚁,白蚁固若金汤的“堡垒”,虽然蕴藏大量蛋白质和脂肪,却几乎不在行军蚁的食谱中。

『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

白蚁丘。图片来源:pixabay

2005年,在尼日利亚的加莎卡古姆蒂(Gashaka-Gumti)国家公园,生物学家舍宁(Caspar Schöning)和摄影师墨菲特(Mark W. Moffett),观察到了一场行军蚁猎杀白蚁的饕餮盛宴,这是我们唯一一次目睹Anomma亚属的行军蚁捕食大量白蚁。

1月23日,傍晚7:45,舍宁发现一队学名为Dorylus rubellus的行军蚁在搬运死昆虫,全都是Macrotermes subhyalinus这种白蚁,最多的是工白蚁,夹杂着少许中型的兵白蚁,还有少数身首异处的大型兵白蚁(两只蚂蚁分别扛着它的头和身子)。到了午夜,蚂蚁的战利品里又增加了能繁殖的白蚁。蚂蚁大军绵延不绝,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晨。连很年轻的工蚁都参加了搬运,这说明猎物太丰盛,蚂蚁不得不倾巢而出,因为年轻工蚁一般是不出外狩猎的。舍宁估计,这支队伍搬回的白蚁数量达22万。

24日,舍宁和墨菲特跟着蚂蚁,寻找它们猎物的来源,虽然没有找到白蚁窝,却发现了同一个行军蚁巢派出的另外两支队伍,也搬运着大量的白蚁战利品。

『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

一群行军蚁猎捕了一只蝗虫。图片来源:wikipedia,拍摄:Karmesinkoenig

24日晚上,蚂蚁大军的劫掠行动基本结束。25日早晨,行军蚁的营地开始发出臭味,它们把带很多肉的白蚁残躯,和完整的白蚁尸体搬出来,扔到垃圾堆里。显然,行军蚁们的食物太多,米烂陈仓,无法消化了。同一天,行军蚁们搬了一趟家,来到一个25厘米深的地下空洞里,它们搬来的死白蚁,足足堆了15厘米深。舍宁估测,被杀的白蚁总数达到了50万,除去水分的干重有2.4公斤。

可惜的是,我们没找到这场战斗的发生地。研究者们跟着一群行军蚁走了50多米,往下挖了一米深,找到了白蚁的巢室,却没有找到行军蚁。也许行军蚁的入侵发生在地下的其他位置。

为何白蚁的“堡垒”会被攻破呢?没人知道,但有一个可能的嫌疑犯:非洲的挖洞专家土豚(Orycteropus afer),这种动物专门以白蚁和蚂蚁为食,它的利爪可以剖开坚固的白蚁窝,让蚂蚁得到机会长驱直入。

『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

从洞穴中冒出头的土豚。图片来源:wikipedia,拍摄者:Louise Joubert

参考资料:

Schöning C, Moffett M (2007). Driver ants invading a termite nest – why do the most catholic predators of all seldom take this abundant prey? Biotropica 39: 663-667.

『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

分享

『怪奇物种』行军蚁的残酷盛宴:等您坐沙发呢!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