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影》? | 目的地Destination

如何评价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影》?

壹.

电影是视觉的艺术,就这一维度来说,《影》几乎可以给到满分。

《影》的水墨风格,并非像张艺谋在纪录片里说的“不要大红大绿”,就可以实现。

就像红黄蓝三色相加才成为黑色一样,影片的水墨风格,不是将颜色数量降到最少,而是在颜色同等嚣张的情况下,怎么驯服颜色。

影片中镜州和子虞对练时的黑白或者在大多数时间里出现的灰,都是不同黑白的黑白,不同灰色的灰。

在一个大的主体色彩之下,黑白的线条感,是态度的显与藏。灰的层次性,是秩序的破与立。

同样用颜色说故事,《影》比《英雄》更极端,也更极致。

《影》玩的还是张艺谋擅长的影像造型。

在他的第一部电影《红高粱》里,造型语言就已经炉火纯青了。尤其是九儿中枪死后,我爷爷和我父亲豆倌站在高粱地里的剪影,天狗食日,铺天盖地的红一幕。

在《影》里,他只需按捺住缤纷的欲望,让造型起到造型应有的作用。

沛王大殿上的屏风,小艾家里的纱幔,重新划分了空间,也就重新梳理了光与影的错落,也就完成了本体与客体的透视。

说到底,颜色即态度,造型即故事。

声效是视觉的另一个维度。

在影片中,声音是心理的具化。这种具化在大多数时间里,是古琴与画面的追赶。

张艺谋的高绝体现在,这种急管繁弦里,会塞入一粒雨滴,一段风声,打破一定频率上渐渐生成的平面感。

雨伞和雨滴的特写,刀尖与风声的撞击,点活了全片。

是宏观上坚硬的具体,是具体上流动的微观,是行云流水上的波光潋滟。

在《影》的视觉上,张艺谋不是创新,他只是在他原来的力道里卸下了重荷。创作者实现了自由,对观看也没有了之前密不透风的压迫感。

《影》的视觉力量,是自由的果实。

贰.

电影还不仅仅是视觉的艺术。

形式能不能上升为美学,取决于形式和人物的关系。

电影之所以是电影,除了视觉的暗示,还需要故事和人物的次第推进。

在林立的造型语言里,张艺谋埋伏了无数的隐喻,去映射真身和影子的关系,如太极的阴阳,围棋的黑白,雨伞的内外,屏风的左右。

但恰恰是影子和真身的关系,没有完成阴阳、黑白、内外、左右的相生相克,流止于表面。

《影》最大问题就是,影子和真身太相像了。

在面貌上,他们是一体,但在关键性格上,他们是永不可调和两面。

虽然作为影子的镜州身材挺拔,英气勃发,作为真身的子虞则形容枯槁、气若游丝。可一个赢弱,一个强壮,不能只停留在身体上。

在精神上,他们需要和自己的身材完全相反,健硕者,软弱。虚弱者,坚韧。

长时间的训练,让镜州也有了轩昂的气质、得体的举止。可他终究还是一个市井走卒的俗人,关键时刻,他的反应,应该是本能的惊慌、逃避、卑劣和粗俗。

虽然病体缠身、时日无多,但子虞到底是一个世家出身的贵族,关键时刻仍然闪现出他的杀伐果断、雄才大略。

子虞佝偻的病体里,仍然耸立着那个“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大都督。

可《影》只专注于模糊两者的界限,而没有对两者做出刹那间的区分。

影子会经常性地恍惚,他真切地拥有真身所拥有的财富、权力甚至是真身的女人。

可无数的细节又在提醒,你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的,甚至连你都不是你自己的。

作为影子,只能活在惊恐之中。你不知道,一直担心的那个危险,什么时候会到,眼前的一切,什么时候就会像梦一般消失。

至于真身子虞希望影子和自己越来越像,可也害怕影子和自己越来越像。

他知道这个胆大妄为的计划,最终会指向哪里。他也知道,计划实现,影子就会消失,可还是抑制不住地嫉妒 。这种嫉妒里,隐现着随时被取代的恐惧。

就像《让子弹飞》里黄四郎最后明白的那样,“替身死了,我成了替身”。

影子和真身,弥漫着中国传统的道法自然的思想,阴阳对立、黑白分明,

相生相克,也相即相融。

最后大殿上的冲突,是野兽之间的肉搏,一切表象都被剥离,剩下的是本能与本能的缠斗。

本能之间的搏杀,一定是镜州孤注一掷的狡猾和野蛮最终战胜子虞的有所为有所不为。

可他发现,自己最终只是一个影子。

在权势上,他是胜利者,但在精神上,他被失败噬咬,一直佝偻在阴影里。

从此奸佞当道,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纪元。

叁.

不仅仅是影子和真身,《影》的人物都有符号化的嫌疑,这是张艺谋电影徘徊不散的老问题。

一个是人物设置上的断裂,如小艾。

作为影子和真身之间唯一的知情者,大殿上正面冲突时,她不应该颤抖,甚至不知所措。她也等待这一天很久了,她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要实现自己的野心了。

推不推开那扇门,她早就应该做出了选择。

二是人物的单薄。如镜州的母亲。

她的出现,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被杀。

《影》并未出现张艺谋之前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各种不适,一方面是视觉做得实在是太出色,起到了先声夺人的震慑作用。

一方面,这部电影本身就披挂了各种符号,如太极、围棋、古琴、竹林,人物也成为囚禁在形式感里的一个符号。

虽然仍然还是没有人的丰盈,但符号的枯瘦,有助于实现符号坚决的指向性。

形式感做到了极致,就成了美学。技术到了一定地步,就成了艺术。【本文源自公众号的阿郎看电影】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阿郎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2447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张艺谋与李安曾经都很优秀,他们现在的差距是否是制度造成的?
如何评价《喜剧之王》这部电影?

分享

如何评价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影》?:等您坐沙发呢!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