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迷航》中一共出现了多少种外星人? | 目的地Destination

《星际迷航》中一共出现了多少种外星人?

海量多图警告,

持续更新中,目前已更新至第一象限K字母打头物种

更新结束之日,也是开贴读图死机之日

正文:

根据半官方wiki总结,星际迷航系列中出现的实体生命物种,属于第一象限和第二象限的有434种,来自第三象限的有21种,来自第四象限的有146种,来自银河系以外的有9种;以能量体,光子体,星云质为代表非实体生命有36种;一共总计646种。其中很少一部分生命体可以在实体和非实体生命间转换,统计上会有重复,但是数目不会超过10种,总体影响不大。注意,此统计只包括有思维意识和文明的种族/物种,未包括无思维意识或无文明的动物,植物,菌类,孢子体,寄生体,病毒,宇宙尘等,也未包括人工智能,以及同一文明的镜像宇宙版本。

646种文明中,

类人型生命出现过有239种

有开天辟地,时空转换,灭星创世等能力的超神级生命,出现过31种,大部分以非实体生命的形式存在。

要说清楚各象限的所有物种和它们都在哪些剧集中出现过,那估计这个帖子的文字和贴图量真要爆炸了,所以在以下文字中,我只大致介绍星际迷航系列中的人类,瓦肯和克林贡等主要势力,以及次要的虾兵蟹将文明;大量一闪而过的,连台词都没有的,没有具体说明来历的,没有出现在画面中的,或者对剧情没有特别大影响的,我就跳过不提及了。

本文涉及的文明物种都来自星际迷航系列的电视剧和电影系列,不包括外围的衍生漫画,广播剧和评论文章。在本文中,我会使用圈内约定俗成的字母简写代表各系列电视剧:

1,初代系列The Original Series, 简称为TOS,是星际迷航系列的第一步电视剧,于1966至1969年在美国播出,故事覆盖星际迷航人类时间轴上2250至2270间企业号(其实已经是第二艘“企业号”)的星际历险。故事主角是库克舰长,史波克大副,麦考伊医生等企业号的船员们。主要反派是克林贡帝国和罗慕兰帝国

2,动画系列,The Animated Series,简称TAS,基于第一部电视剧人物设定而制作的动画片,于1972至73年间在美国播出,共两季22集,曾于90年代中期在中国各地电视台播出过。

3,除去以TOS背景为基础的几部电影,下一部星际迷航电视剧是于1987年至1994年期间在美国播出的“下一代”系列,简称TNG,讲述了在初代系列近一百年后由让.卢克.皮卡德舰长指挥下的新一代“企业号”(星盟历史上第四艘“企业号”)在2364至2370年的星际冒险。此系列曾翻译为“银河飞龙”在港台地区播出。剧中主要反派是罗慕兰帝国和博格。

4,接下的一部星际迷航电视剧是“深空9号”系列,简称DS9。这次故事是在名为深空9号的太空站上展开,讲述2370至75年间星盟与卡达西亚和第三象限势力的冲突,主角是驻扎在空间站上的西斯科指挥官。主要反派是卡达西亚联盟和第三象限。

5,下一部是1995年至2001年期间播出的“旅行者号”系列,简称VOY,讲述2371至2378年期间“旅行者”号意外迷航于第四象限,在简威舰长带领下克服各种困难终于在6年时间里成功返回地球。主要反派是第四象限的博格,卡藏人和西罗间人。

6,2001至2005年间播出的《企业号》电视剧回到2150年,讲述驾驶着 真.第一代“企业号”的人类在刚刚掌握曲速科技后对银河系的探索历程。故事情节主要围绕着星盟早期的历史以及时空冷战,主角是阿彻尔舰长带领的第一代企业号船员们,简称ENT系列。剧中反派是罗慕兰帝国,新地人以及能够穿越时空的“筑造者”。

在星际迷航背景世界里,银河系被分为四个象限,分别是位于银河旋臂“西南”部的第一象限,主要势力是星联;位于“东南”部的第二象限,主要势力是克林贡帝国和罗慕兰帝国;位于“西北”角的第三象限,主要势力是变体人联盟;位于“东北”角的第四象限,是包含了博格,西罗间,8427物种等的大怪物房。地球位于第一象限的“东南部”,靠近第一和第二象限的边界,

第一象限物种

首先要说星盟。 星盟是银河系第一象限最强(霸)大(道)的势力,星域横跨8000光年,政治组成形式是在泛文明指导原则基础上建立的的星球联邦,最初由地球人,瓦肯人,安多里亚人,特拉维人四个文明于2154年成立,主要初衷是对抗来自罗慕兰星际帝国的入侵在各种等媒体上出现的星盟成员文明有41种,然而其中不包括Worf等个人在星盟服役但其种族未加入星盟的个例。有说法称加入星盟的生命文明超过50种,来自超过150个星球。

星盟四常委

人类 Human, 宇宙内最危险的种族,没有之一。虽然个体人类表现无论在智力,体力,心灵能力等各方面均属下游,但人类常常靠口炮和爆种征服对手,鉴于人类如此强大的异次元能力,星盟大部分军事和行政设施都(不得不)被安置在地球上,各要职都由人类担当。

人类另一个恐怖的种族天赋就是无与伦比的杂交能力。在星盟界,一句常有的话是“不是我不谦虚,危及文明繁衍的事情,找我们人类来一发就解决了”。能够弹指间熄灭恒星的高维度能量体生命,非要幻化成美貌天仙来和人类传宗接代;历经万年穿越星系的虫型生命,非要变身成贴心暖男来体验人间真情;既有雌性全部消失的直男星人来找人类妹纸借腹生子,也有雄性全部不育的女神种族来找人类捐精,总之他们亡国灭种的巨大危机统统由人类通过解裤带的方法解除了。作为回报,人类获取了大量的黑科技和召唤卷轴,因此,在战斗时,人类担任舰长的星盟战舰能大概率施展红血不死,伤害转移,修改因果律,甚至召唤神级文明助攻等等骇人的技能。

典型一个大饼两个油条造型的星舰

Vulcan 瓦肯人 锅盖头,尖耳朵,面瘫脸,皱眉头;智商一万,情商负一亿。 瓦肯人拥有强大的心灵感应能力,可以发动“脑融术”进入对方的思想和意识。利用这点优势,在近战中瓦肯人只要用一根手指触碰对手,就可以使对方脑瘫倒地,所以想和瓦肯人肉搏纯属是找死的想法。

在相当于人类公元四世纪的时期,瓦肯陷入了大规模的内战,几乎毁灭了瓦肯人的文明。沉重的结果使瓦肯人陷入沉思,得出的结论是一切动乱的根源在于他们冲动而爆裂的坏脾气,大家只有压抑情绪,完全以逻辑来思考问题,才可以避免由冲动而引起的暴力冲突。以大哲学家苏拉克为首,瓦肯人开展了“拥抱逻辑,放弃情绪”的运动,逐渐形成了他们今日只有智商却没有感情的社会文化。

瓦肯对星盟的最大贡献,便是一大群冰冷的御姐和毒舌的男神。因为拥有强大的推理能力和不逊私情的性格,瓦肯人适合工程,安保和科研这些岗位,但也因为情感坚硬,说话时只讲事实而从来不顾及周边同仁的情绪,让瓦肯人担任医疗,指挥,培训等需要沟通和安慰技巧的职位,那就是噩梦了。

小贴士:瓦肯人每过7年会进入“发情期”,届时他们会不顾一切的要&*……%……&%…… 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个低情商种族的繁衍问题了。

瓦肯科学船

Andorian 安多里亚人 安多里亚人是星盟四常之一,他们长有高贵的蓝色肌肤,披着银光色的长发,然而他们头上长有触角; 安多里亚人有着极强的环境适应能力,他们的血液能随着外度变化改变成分,能抵御剧毒,能在接近沸点的高温条件下生存,然而他们头上长有触角; 安多里亚男子英勇尚武,女子英姿飒爽,每个安多里亚青年都自幼习武。当需要解决个人恩怨时,安多里亚法律允许决斗比武,但每次决斗都在法律框架下点到为止,禁止像克林贡人那样打死打残,然而他们头上长有触角; 安多里亚有着复杂而又优雅的文化,安多里亚艺术家的绘画是银河界最被推崇的艺术品之一,然而他们长有触角; 安多里亚的女子和男子地位平等,每个女子可以用攻击男子的方式展开对他的爱情追求,然而她们头上长有触角

安多里亚人:“导演,我们知道60年代人的审美观有些傻b,但都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种族头上长触角的蓝精灵形象能不能变一下呀?”

安多里亚人的触角是一种感知平衡的器官,能为他们带来超强的运动平衡感,让他们在各种空间中都能自如的飞檐走壁去去就来。然,这是个并卵用的生物优势,因为安多里亚人的基础代谢率很高,超时间高消耗的运动的状态会迅速抽干他们的体能。理论上,安多里亚人近战是非常弱的,只要你一直施展凌波微步绕着他们跑,几圈后他们就趴地上了,然后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由着你‘呵呵呵”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小贴士:安多里亚卫队手中的武器没有“击晕”这一选项,而是常年设在“致死”……好蓝好暴力

安多里亚护卫舰

Tellarite 特拉维人 “在山的那边,海的这边,有一群小矮人,他们个头小小的,他们脾气大大的;他们胡子大呀,爱吵架呀,最喜欢炼钢铁,他们幸福快乐发达又文明,嘿嘿!” 以上描述的是WOW中的矮人,哦不不不,是星际迷航中的特拉维人。你们要相信,西方科幻剧创作者的创意是有限的,经常几个作品互相拆借种族设定。特拉维人和中古时代的矮人族一样个头矮小,但是脾气非常倔强,动不动就会发脾气和周围人发生口角。特别是对特拉维人而言,吵架甚至是一种娱乐活动,他们喜欢故意用满嘴牢骚和粗口挑衅别人,一旦你被他们的各种F词汇逼得气血上涌和他们破口对骂,恭喜你上套了……没有人能吵赢这群小矮人。

但是,另一方面,和他们的中古表亲一样,这些太空矮人很擅长炼金术和土木工程。特拉维人擅长建造体积巨大同时结构坚固的太空船,在前星盟时代,特拉维飞船是第一象限几大种族中速度最快同时又最耐打的。也因为有了工程学天赋点做底气,特拉维人四处出击,展开了他们星辰大海的远大梦想。由于罗幕兰人的挑拨离间, 特拉维和死对头安多里亚多年里互相杀的死去活来好是痛快。最后在人类和瓦肯的牵头下,两方终于缔结和平,四方共同组成了今日的星盟。

小贴士:整个星际迷航系列中,从没出现过一个特拉维女性角色……估计是太丑了,导演不忍上镜

早期的特拉维巡洋舰

其他星盟种族:

Arcadians 阿卡迪亚人,于“TNG”系列剧中出现,为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造型大头小身,没有鼻梁,头顶瓢秃,像灵异娃娃一样,很是诡异。

Ariolo奥瑞罗人,于星际迷航电影“旅行者的归来”剧中出现,为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造型吗,鱼和爬行动物的杂合体……

Bzzit Khaht 布吉哈赫特人,为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造型非常外星人的外星人,创意来自蝾螈类两栖动物。

Caitian 凯缇安人,为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喵星人,雄性长的像豹子,喜欢吼人;磁性长的像短毛,喜欢用尾巴挑逗人……在TOS和TAS系列中出现

Deltan 德尔塔人,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在TOS系列中出现,主要人物包括在企业号服役的女船员伊利亚。

德尔塔星人的文化核心只有一个:性!对的,就是塞哭斯!虽然不论男女都是光头,但德尔塔人对于其他种族而言却有难以抵御的性吸引力,特别是对于人类,这可能主要因为高达8成德尔塔女性身材纤细优美,高达8成的德尔塔男性面容娇嫩,对于以胯下物征服宇宙的人类来说,德尔塔人是Boss级老怪,必须群起而以压倒性体位征服之。

除了高颜值,德尔塔人强烈的性吸引力来自于他们天然散发的一种促性荷尔蒙,这种荷尔蒙只是德尔塔人日常代谢的副产物,对其他种族却能瞬间产生“嘴巴不想要,但是身体立刻一柱擎天”的效果,所以德尔塔人被称为“行走的人肉春药”。此外,德尔塔人又是一个具有心灵能力的种族,他们能在他人脑海中趋避痛苦,植入快乐,和德尔塔人相处时会不自觉的产生“飘飘欲仙”的快感。

因为文明建立在心灵感应之上,德尔塔人日常依靠心灵力量交流思想,种族间的思维对彼此都是全然坦诚,在他们的文化中没有需要回避和掩饰的成分。对德尔塔人而言,XX不仅是肉体的结合,也是双方思维的融合,在此过程中德尔塔人会释放强大的心灵能量,强度达到了对其他种族而言非常危险的地步,所以德尔塔人虽好,和他们XX却是要赌上绳命的代价呀!但还是有一些敢于吃螃蟹且幸存下来的勇士,他们形容与德尔塔人XX是一种“犹如涅槃”的体验!

但是德尔塔人这种赤裸裸的文化,其他种族都表示压力太大,不忍直视。当和其他种族共处时,每个德尔塔人都要立下“守身之誓”,保证不在工作期间与其它种族发生感情和肉体关系,避免他们高度开放的言行引起周围其他种族的不适。而且,其他种族通常只可以造访德尔塔的卫星,不允许直接访问德尔塔母星,如果幸运得被特批允许造访,也要注射疫苗,抵御来自德尔塔人荷尔蒙和心灵能量的影响………星际迷航的很多设定,真的很脑洞……我必须说,我打完以上这段文字时,裆下有些湿润……

伊利亚,曾在企业号上服役的德尔塔女船员。但她第一次登上舰桥时,所释放的强大的心灵和荷尔蒙力量,令周围人都产生了幻觉。虽然她当时穿着衣服,大家脑海里都觉得她是裸体的!

Grazerite 格拉佐莱特人,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星盟总统加莱什.印约的种族。该种族的特点之一是很少需要睡觉,可以多多加班!(多么适合做公务员的种族呀!下一任总统就是你了!)

在DS9系列中出现的星盟总统加莱什.印约。剧情中,即使面对变体人特工的颠覆活动,总统也不愿意放弃自由的理念,因此反对下达戒严令。

Kasheeta卡西塔人,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暴龙长了龙虾的肤色,或者说龙虾的钳子上长了眼睛和嘴巴。

Xelatian 希拉泰人, 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电焊工种族……在TOS系列中出现

Zaranite 扎兰莱特人,TOS系列中出现,星盟理事会成员种族之一。这个种族适应了含有高浓度氟化物的空气,呼吸氧气反而会中毒,所以他们总是要带着一个奇丑的呼吸面具。

Algolian 阿尔戈利安人,在“TNG”系列中出现,是星盟考古文化理事会的成员。

Arbazan 阿尔巴赞人,在DS9号系列中出现,据说是一个在性文化方面非常保守的种族。剧情中,阿尔巴赞女大使斥责空间站上的接待条件过于简陋。

Ardanan 阿尔达纳人,在TOS系列中出现。阿尔达纳分为“云族”和“土族”两个对立的阶级。云族拥有高度发达的文化,完全放弃了体力劳动,只从事艺术和科学工作;而土族被认为是低能的,只配受压迫,从事采矿等体力劳动。实际上,土族心智上的残缺是因为长期吸入矿井内有毒气体造成的,云族却拒绝改善土族的工作环境。土族为了摆脱受统治的命运,开始了反对云族的起义行动。最终,企业号干预了阿尔达纳的内战,星盟工业发展局接管了当地的矿井,改善了土族的工作环境,让他们逐渐摆脱了毒气的影响,心智上达到了云族的水平。多么政治正确的剧情呀!

这造型,不就是人类吗!?有这么偷懒的吗!

Benzite 本扎人,在TNG和DS9号系列里出现,是24世纪才加入星盟的一个种族。本扎人有着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且非常有责任心,在他们的文化里,只提出问题而不给出相应的分析和解决方案是要被领导吊打的!所以本扎人非常适合担任公务员,科学家和战术指挥官。在其它种族眼中,所有本扎人长的都是一个样(都怪化妆师!),行走在本扎人迷宫般的城市里,看着周围上千个长相都一个样的本扎人,其他族群表示他们的头脑已经短路,但是本扎人自己表示认出同胞毫无压力。。

Bre'el IV 布里艾尔四星人,言行非常像日本人。TNG系列登场,这颗星球的月亮突然发生轨道变化,会撞击母星造成生态灾难,于是星球上的居民向星联求助。最后,在神级文明Q的帮助下,月亮回到了正常轨道。

Evora 伊沃拉人。一个小矮人种族,以各种花卉为食。伊沃拉人在2374年进入曲速文明,并在一年后加入星联。

Betazoid 贝塔卓德人。贝塔卓德人是一个母系世社会,崇尚和平,很少和周边的其他种族发生冲突,在发展出高度文明的同时尽可能的保持了生态的完整,母星贝图兹上遍布美丽的森林和湖泊,是星盟最美丽的星球之一。武装力量在贝塔卓德的社会事务中被列在很次要的地位。自从加入星盟以后,贝图兹母星的防御被完全交给了星盟舰队,社会只保留最低限度的治安力量,在经历长期的和平后,贝图兹的防备废弛,装备老化和人员缺编是常态,导致在第三象限战争中被共荣联盟一波推平。此后,星联为了解放贝图兹星发动了三次战役,但都被共荣联盟倒推,直到战争结束后贝图兹才再次解放回到星联。

贝塔卓德人的生理特征与人类几乎相同,唯一能从外部分辨出贝塔卓德人的生理特征是她们全黑的瞳孔(化妆师的假瞳)。但是,贝塔卓德人最特殊,也是最强大的力量是她们的心灵感应能力。这种能力与生俱来,原理是贝塔卓德人能分泌一种特殊的化学物质从而能够接收并影响周围人的脑波。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心灵能力会不断强大,在初级阶段,贝塔卓德人只能粗糙的感应到周围其他人的思想和情绪,而到了高级阶段,则能发展成可怕的思维控制术,透过数光年的遥远距离影响对方的思维。和瓦肯人不同,贝塔卓德人不会压抑自己的感情,所以她们会被周围人的情绪所感染,与人同喜,与人同悲,有时周围过多的情感思维会像噪音一样聚集在贝塔卓德人的脑海内,那些不能征服自己心灵力量的贝塔卓德人常因此陷入痛苦和癫狂。

许多贝塔卓德女性在星盟舰队服役,心灵能力使得她们能胜任通讯,心理咨询,医疗和社会学的岗位。

小贴士:贝塔卓德女性的性欲会随着年龄而逐步增强,在步入中年期后,她们的性欲更是会暴增到年轻时的至少四倍以上。许多中老年的贝塔卓德女性会极其主动的追求男性……(坐地吸土??)

蒂亚娜.特洛伊,“TNG”系列中企业号的心理咨询员,富有熟母气息的大御姐。

Bolian 波鲁安人。在各系列中都经常出现,但都是作为酱油角色一闪而过。波鲁安人的背景设定有着很多独特之处,比如他们的血液是蓝色的,但是化学原理与瓦肯人的蓝色血液完全不同,混合两种血液会产生一种剧毒物质;波鲁安人情侣之间见面时互相触碰对方的额头和脖子,类似人类间的接吻,波鲁安人不接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唾液有强腐蚀性。最有意思的是波鲁安人的社会是多妻多夫制,婚姻关系由很多个个体缔结,对外人来说,要想搞清楚波鲁安人的情史和家谱是非常复杂的。

Coridan 柯里单人,幸运而又不幸运的种族。柯里单人所在的星系富含用于建造星舰的重要矿产,母星上建有整片星区最大的船坞,是星联的重要据点。造船为核心的工矿业令柯里单富裕而繁荣,然而,这些矿产实在是太重要太有价值了,整个星联里的各方势力都盯上了柯里单这块肥肉,各境外势力为了矿业资源资助当地的豪族展开内斗,很多矿业的开采和运营都不在柯里单本地人的掌控下。

虽然真实的外貌很像人类,但是造访其他星球的柯里单人经常带着造型吓人的面罩,脸上就像被扒了一只金属昆虫一样。

Aurelian 奥瑞利安人。TAS系列出现,由鸟类进化而来,至今仍然保留有翅膀和羽毛。

Axanar 阿萨拿人,ENT系列出现,人类进入太空时代最早接触的一批外星文明之一。阿萨拿人不分男女,没有性别区分。

Bandi 邦迪人 一个科技落后,文化原始的文明,而且母星资源贫乏,鬼知道他们是怎么能加入星盟的。TNG系列登场,剧情中,星盟把建设一个行星基地的项目外包给邦迪人,没想到邦迪人竟然提前完工,并且建筑质量出奇的好。星联深入调查,发现这基地根本是由一个活体宇宙生物变化出来的,原来邦迪人俘获了这个生物并用酷刑强迫其变成基地的样子。星联解放了这个生物,并撤回了与邦迪人的合约。

Efrosian 埃弗罗斯人。白胡子老道星人,曾有一位星联总统来自埃弗罗斯

Haliian 哈利人。 一个具有心灵感应能力的种族,但是能力并不强大,需要使用“加莱”水晶强化后才能进行心灵通话。

Bajoran 贝久人,深空9号系列里的主角种族。贝久人近百年来过得很悲催,因为他们在早期的宇宙探索中接触到了“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的卡达西亚人。野心勃勃的卡达西亚人发现贝久文明落后他们400年,于是发动了对贝久的侵略,占领并殖民贝久超过半个世纪,期间大量贝久人死在卡达西亚的强制劳动营和采矿站里。在深空9号系列的开始,贝久人通过游击战争解放了母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卡达西亚人而言,贝久星上的资源已经几乎被挖空没有了价值。)

走了卡达西亚,又来了星盟。在接管了贝久上空的深空9号空间站后,星联仅准备对贫瘠的贝久星提供一些有限的工业和医疗资源,但是很快,星盟在贝久上空星域发现了能通往第三象限的虫洞,让这颗星球成为了第一象限和第三象限的兵家必争之地。在接下来的各场战争中,贝久的统治权几次转手,幸运的是一直没有变成双方交火的主战场,反倒是在战争结束后,星盟,共荣联盟,克林贡,罗慕兰,布林几位老大哥相互间打成了黄血半残,卡达西亚基本可以算下线了,这对贝久简直是好的不能更好的政治局面。不久之后,贝久加入了星联。

贝久人是一个非常虔诚的文明,信仰名为“先知”的神,虫洞被发现后,贝久人意识到”先知“就是居住在虫洞里面的一种神秘生命体,这种生命体不受时间和空间的束缚,甚至能在弹指间改变时间轴,窥见贝久的过去和未来,引导着贝久人的文明。

小贴士:贝久人可以和人类通婚,但是贝久女性的胎盘构造远比人类女性复杂,密集的血管和更高的新陈代谢使得剖腹产手术对贝久孕妇是致命的!在遇到难产时,贝久女性只能放松心情,边听音乐,边祷告的……慢……慢……生。

DS9系列的主角之一,贝久指挥官 基娜.纳里斯

Ktarian 柯塔里斯人。剧情里,从没有两个造型相同的柯塔里斯人,官方解释是这个种族的基因表达很容易受干扰,受环境影响,与不同种族人通婚产下混血,都会表现出不同的外貌;非官方解释是造型师都是临时工……柯塔里斯人在剧情里最牛b的事情是造星联的反!在TNG系列中,一群叛变的柯塔里斯人给星联总部捐献了一部VR游戏机,但其实这是一台洗脑机,玩游戏的人会不知不觉被柯塔里斯叛军控制思维,叛军的计划是给全部星联高官洗脑,这样他们就可以控制星联了……最后他们的企图被企业号上的AI船员Data粉碎,因为AI对柯塔里斯人的游戏机里的神经信号免疫。

Hekaran 海格拉斯人,在TNG系列中出现。一群海格拉斯的科学家发现曲速航行对她们母星周围的星域会产生不良影响,于是她们建议在海格拉斯星周围禁止进行曲速航行。这个建议将导致海格拉斯自绝于星联,没有人认真对待这群科学家,最后科学家被迫自爆曲速核心,造成大面积的曲速空间裂缝令周围星区无法航行,这下她们的建议终于被重视了,代价是裂缝也改变了海格拉斯的气候,现在这个星球上的天气是靠一台盟军的气象风暴仪,不不不,是星联的气象调和机来维持的。

Boslic 波斯尼克人,在TNG和DS9号系列出现。常以盗贼和走私犯等不堪的身份亮相。

Edosian 埃多斯人。动画系列出现。三个膀子三条腿,细脖子大红头,非常符合那个年代对外星人的刻板印象。

Elaysians ,艾里西亚人,DS9系列出现艾里西亚母星是一个低重力世界,因为长期适应了低重力环境,艾里西亚人的骨骼和肌肉大幅度退化,平日以漂浮而不是行走的方式移动 。到了其他星球,艾里西亚人必须借助外骨骼行走系统才能正常生活,否则会行动困难,甚至出现器官衰竭而死亡。

Peliar Zel 庇拉尔泽尔人。这个星球的人殖民了母星的两颗月亮,月亮A上的政府计划利用月亮的磁场来产生源源不断的能源,月亮B发现这会导致月亮B的磁场紊乱爆发天文灾难,于是两家开打内战了,然后星联来做和事佬了,又一集社会和谐政治正确的剧情圆满结束了。

Betelgeusian 贝特究斯人。由鸟类生物进化来的人种,身形高大却又脆弱。初代系列中出现

K'normian 克诺米安人。初代系列中出现,除了额头暴露出的骨骼,其他与人类相似。

Megazoid/ Zoatian 佐西亚人。来自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的查西拉克星,特点是长有形状奇怪的脚板,要穿特制的鞋子,其他特征与人类近似。

Aammazaran 阿玛扎那人。龙套星联种族,在镜头上一闪而过。

Arkarian 阿卡瑞亚人。类人种族,为星联提供并管理雷姆内太空站。

Arkonian 亚孔尼安人。非常奇特的种族,皮肤覆盖着厚厚的角质层,并且没有类似汗腺的排泄器官。亚孔尼安人生性多疑,对星联持谨慎态度,在达到曲速科技后相当漫长一段时间才加入星联。

Borothans 波罗坦人,ENT系列登场,一个爱好和平,虔诚信仰宗教的种族。

Delb II 德布二星人。龙套种族,曾作为星联的内务调查员出现。

Nasat 那萨特人,TAS系列出现,EM3号星球上大群昆虫型智慧生物中的一种,虽然外表骇人,但其实生性非常胆小。

Haven 哈文人,TNG系列出现,传说这颗星球的美景可以治愈“受创的心灵”。

Horta 霍塔人,TOS系列出现。霍塔是星联发现的第一种可变形的硅基生命,在意识到它们的真面目前,星联一直把霍塔当做是一种奇特的地质产物。霍塔以岩石为食物,它们分泌强酸溶解岩层,在地表留下光滑的圆形隧道。星联一开始把霍塔的蛋当做一种矿藏开采,结果遭到了霍塔的攻击,在了解到霍塔的本质后,星联的矿工和霍塔合作产生了一种共生关系:矿工会照顾霍塔的卵和幼崽,而孵化的霍塔会利用它们的强酸为矿工们钻探矿井。

Ithenite 伊森尼特人。根据一名穿越时刻的特工介绍,伊森尼特人在26世纪加入了星联。

Napean 那宾人。额头长有卵型的隆起,有心灵感应能力,其他特征与人类近似。

Argelian 阿基里亚人。一个爱好和平,专著于吃喝享乐的文明。在相当于人类2060年的时代,阿基里亚人完全放弃了暴力和国家机器,在此以后,这个星球甚至需要星联从其他文明派驻管理人才帮助治理当地,因为本地人只顾着吃喝,对参与政务毫无兴趣。

Bynar 拜瑙星人。星联的IT专家,被戏称为“二进制人”。这个星球上的居民和电脑深度融合,能通过思维快速编写程序,但这也造成当他们惯于使用代码进行交流,在与外界进行正常的语言对话时会结巴。

Cairn 卡恩星人。星联中拥有最强心灵感应能力的种族。不同于其他利用心灵能力传递语言和指令的种族,卡恩人直接使用心灵能力投射信息量巨大的思维和图像,即使贝塔卓德人这样强大的心灵种族也跟不上卡恩人的节奏。因为长期依赖心灵感应,卡恩人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

Catullan 嘉图兰人。TOS系列出现,嘉图兰人能和瓦肯人一样施展脑融术。嘉图兰一直不信任星联,直到企业号找到了嘉图兰总理失踪已久的儿子,总理随后代表星球签署了加入星联的协议(公器私用呀!)。

Idanian 伊达尼亚人。星联内一个神秘的种族,不论男女都穿着包裹全身的罩衣,只露出脸部。DS9系列中,星联派出两名伊达尼亚特工渗透“奥利安”组织。

Kobheerian 科贝希尼亚人。DS9系列出现,虽然是星盟成员,但却得到卡达西亚人的信任,其货船可以在卡达西亚星域航行。

Kobliad 科布里亚德人,一个处在灭绝边缘的种族,需要靠药物延长个体的生命以拖延种族灭绝的到来。

Kreetassan 克里塔萨人,ENT系列出现,是一个社会文化与人类迥然不同的文明。克里塔萨人认为吃饭是一件极其隐私的事情,必须独自一人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进行,所以当克里塔萨人非常震惊的发现企业号船员在公共区域一起吃饭时,怀疑人类是故意这么做来羞辱他们。在克服了各种文化差异带来的误解以后,人类和克里塔萨人建立起了外交关系。

Rigellian 雷吉尔人。龟星人,雷吉尔人由爬行动物进化而来,有5到6种不同的性别。雷吉尔母星距离地球只有90光年,乘坐星舰两天两夜就可到达,因为距离如此之近,在雷吉尔星加入星联之后,大量地球人移居到这个星球上生(配)活(种)(人类的口味真是可怕又可畏呀!)。

Risian 利萨人。又一个“性”文化很丰富的种族。利萨人在渴望发生关系时, 会在公共场合展示自己的 horga'hnhorga'hn是一种小图腾,尺寸通常和一个木棒差不多大小,可以放在床头,门板上,或者如同装饰物穿戴在衣服上。当看见对方的 horga'hn 图腾时,利萨人会主动上前询问“客官,您有特殊需要吗?”如果同意和对方发生关系,就回答“我的一切都属于你的一切”……

许多不明白利萨文化的其他种族,常把这种性图腾简单的当做一种装饰品或者友谊的象征,造成或有意或无意的误会,比如,一个了解利萨文化的家伙故意骗另一个不了解利萨文化的傻子,说 “你去利萨时一定要买几个horga'hn图腾,那里人把那玩意当护身符用,很灵的” 于是后者拿了一大堆 horga'hn走在利萨星的大街上,发现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在围观他。

除了前额的一小片白色纹案,利萨人的外形和人类几乎一样,双方可以毫无障碍的XXOONPBDSM,但是两个种族内在的生理机理差别其实很大,利萨人的药物对人类可能会有致命的副作用。

Denobulan 徳诺布兰人,曾有可能成为星盟第五个常委,但是最后弃疗的种族。 徳诺布兰人是由一种类似于地球上蜥蜴的物种进化而来的,他们的皮肤干燥,前额和背脊长出突出的角质体,指端还有类似没有完全退化的吸盘一样的构造,这让徳诺布兰人十分擅长在岩壁上攀爬。此外,徳诺布兰人的骨骼柔软,皮肤很有弹性,所以他们能把眼睛张的很大,把嘴巴笑得很开,能做出各种在人类看来非常夸张的表情。

徳诺布兰人是较早一批和人类接触的外星种族,其母星只有一块大陆,超过120亿徳诺布兰人拥挤的居住在这仅有的一块大陆上,蜗居生活和资源紧张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文化的核心,比如徳诺布兰人非常强调工作效率,强调资源的充分利用,像人类把狗当做宠物而不是食物的行为在徳诺布兰人看来纯粹是浪费时间和资源,所以千万不要拜托徳诺布兰人帮你照看宠物。徳诺布兰人曾经坚持认为自己是银河系中唯一的文明,是宇宙里独特而又自豪的存在,但当巴萨里人造访徳诺布兰母星时,徳诺布兰人发现自己只不过是银河系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员,长期以来构建于自豪感上的文化被粉碎了,这给徳诺布兰文化带来了巨大的创伤。

很多年以后,徳诺布兰人慢慢接受了银河系存在其他文明这一事实,和外星球的交流也逐渐变成了当地文化的一部分,但是在徳诺布兰人内心深处,他们对任何外星文明都保持着一份怀疑和警惕。当罗慕兰入侵第一象限时,徳诺布兰人没有能够成功维持中立,不得不和地球以及瓦肯人结盟反击罗慕兰的进攻。当罗慕兰退却后,徳诺布兰更希望能保持全面的独立,对与地球合作组建星盟这一提议表示犹豫,放弃了成为星盟第五个奠基国的机遇。

徳诺布兰的社会是多夫多妻制,夫妻间并不介意长期分居不见面,但完全不见面还是会有问题的,只能认为徳诺布兰人对时间的尺度上比较有耐心,而不是彻底的不介意。在发情期时,女性会释放出吸引让男性的荷尔蒙,男性则会从正面慢慢靠近女性,仔细品味她身上的气息,双方都觉得对方闻起来很舒服后,就可以配对了。反之,从背面靠近被认为是一种敌对和不礼貌的行为,徳诺布兰人即使在心情舒畅时也会保持相当的警惕性,随意触碰会令他们很不舒服。

小贴士:徳诺布兰人平日里很少睡觉,但是每年要睡5到6天冬眠觉,如果期间被意外叫醒,会有很大的起床气!

法罗克斯医生是一名主要的徳诺布兰人角色。

Arcturians 大角星人。老树皮脸,这个星球的人喜欢人类的戏剧,他们改编了很多莎士比亚的著作在银河各地巡演。

Arkenite 阿肯尼人,肿头龙星人

Antican 安缇卡人,狗头星人,和蛇星瑟雷人有长期的冲突。在星联调解了双方的矛盾后,加入了星联。

Selay 瑟雷人。蛇星人,上面安缇卡人的死对头,实际上安缇卡人追杀瑟雷人的理由是蛇星人的肉吃起来很美味,嗯,很美味。瑟雷人在三十年前就加入了星联,但一直被安缇卡人猎杀,星联连个屁都没放,直到2370年间星联调解了两家的冲突,安缇卡人同意与瑟雷人缔结和平。

Rhaandarite 拉安达人。额头部位长有巨大的隆起,其他特征与人类相似

Saurian 梭瑞人。由蜥蜴类生物进化而来的智慧生物,双眼暴突,长相颇有喜感。梭瑞白兰地是第一象限最流行的饮料之一。

Tiburonian 迪布隆人。这个种族的男女长相差别巨大,男性光头少毛,与人类相似,女性的皮肤则是绿色,长有浓密的头发和眉毛。迪布隆人社会还处于部落文明,剧情中一名叫佐拉的女性博士在敌对部落成员身体上进行生化实验,被发现后她成为了迪布隆社会最被唾弃的人。

邪恶的迪布隆女博士 佐拉

Antedean 安提坦人。鱼星人,因为可笑的长相和睡姿而被其他种族嘲笑。

Zakdorn 扎格多人,态度傲慢,但在军事策略和指挥方面有着超强天赋的种族,很少有其他文明敢于使用武力手段挑战扎格多人。

Zaldan 扎尔丹人脾气火暴易怒的种族。手指间长有瓣膜,其他特征与人类相似

Trill 楚尔人,除了从额头长到脚趾的花纹,外貌上和人类没有区别。

楚尔文明中最特别的是“共生体”文化。“共生体”是一种生于楚尔星的小型智慧生物,大概一个拳头那么大小,可以通过手术移植共(寄)生在楚尔人的体内。楚尔人视共(寄)生体为圣物,能获得移植是一种莫大的荣耀,鉴于共生体数量很少,而申请移植的楚尔人如此之多,只有智慧,品格和身体素质各方面最优秀的楚尔人才能获得这一荣耀。

在移植手术96小时后,接受移植的楚尔人和共生体就彼此融合,此后两者将不再分开,强制通过外科方法分开共生体和宿主,将导致两者同时死亡。在作为宿主的楚尔人死亡时,为了避免共生体一同死去,必须在第一时间找到下一个合格的候选人进行移植。共生体会继承上一任宿主的记忆和性格,并在移植后传递给下一任宿主,作为继任者的记忆将与前几任宿主融合为一体,完美的延续几百甚至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知识和人生体验。一个看起来只有20几岁的楚尔软妹纸,可能却已经继承了几百年的人生体验,会一开口说话就像个老头一样和你聊她曾孙的事情……

楚尔人的特殊文化带来了许多身份认同方面的混乱。如果你曾和一个女性的楚尔宿主谈过恋爱生过孩子,在她死后不久她体内的共生体被移植到了一个男性宿主体内,然后这男的跑来家里敲门,说“亲爱的,我又回来了,快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 Holy Shit!

小贴士:有鉴于上文提及的身份认同混乱,楚尔星有规定,新一任宿主不得与前任宿主的伴侣再续前缘,否则两人将被流放!

DS9系列 能打能吃能睡能八卦的楚尔科学官 迦兹亚 达克斯

除去星盟,在银河第一象限内其他的比较强大文明(能拉出星际舰队对打的)包括

Tholian Assembly 索利安联合体,居住于第一和第三象限边界。持孤立主义立场,憎恶包括人类在内的其他所有文明。因为长相不像人,所以在星际迷航的影视剧中备受歧视,总是被塑造成恶狠狠又不讲道理的大反派,最后被睿智的主角吊打。

索利安战舰,ENT系列里神秘的对手

Breen Confederacy 布林联邦。第一象限内较为神秘的种族,永远穿着厚实的保温服,说话时充满吱吱的电磁声,克林贡人曾认为他们是会走路的冰箱,派舰队去打布林母星,结果是克林贡舰队团灭,从此惊呼布林人不可战胜。布林人有着奇特又狡诈的科技树,战舰装备有吸能装置,能瘫痪其他飞船,然后布林人就会登舰抓获船员到布林殖民地的矿井做义(奴)工。第三象限战争中布林人背叛了第一象限,加入了变体人的“共荣联盟”,因为布林人实在是太能战了,虽然战争以第三象限失败告终,大家拿布林人也没什么办法,布林人反而分到了一部分卡达西亚人的领土。

小贴士:布林人没有血液。

布林战舰,DS9中星盟舰队的恶梦

Ferengi Alliance 费伦基联盟。贪婪的经商种族,宇宙中的犹太人,热爱追逐物质财富,其文明完全围绕着原始资本主义和商业活动展开。费伦基同时又是一个直男癌种族,鄙视本民族女性,不许她们参与社会活动,甚至不许她们穿衣服(直男癌的天堂文明?)。费伦基人骨子里十分懦弱,害怕暴力,总是希望通过贿赂来解决冲突,其历史甚少有战争,也从未出现过其他文明常见的奴隶制度,竟可以说是第一象限最和平的种族之一。然而,另一方面来看,费伦基人为了赚大钱经常做出不要命的冒险行为,对贫穷的同胞更是冷漠无情。

如上文所说,费伦基的社会文化歧视妇女,但是每个费伦基人都非常爱戴自己的母亲,因为年幼的费伦基人没有咀嚼能力,必须靠妈妈咬碎食物后再亲口给他们喂下,所以外人切不可对他们的妈咪有侮辱性的言行,否则费伦基人会发火整死你。

小贴士:费伦基人的内耳廓是他们的敏感带,擦拭这块部位会让费伦基人瞬间high起来。

费伦基 多克拉级武装商船,TNG系列中经常出现,专爱掠劫落单的星盟飞船

Patriachy of Tzenketh 参凯西。曾和星盟爆发过冲突,后建立外交关系。在剧情中出现很少。

Cardassia Union 卡达西亚联盟

卡达西亚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璀璨的文明崇尚实力,对“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样的理想充满豪情,认为对弱小文明的征服是天经地义的,以至卡达西亚的政权长期被军事和情报机构把持,民事机构在权力上永远比军事机构低等。整个卡达西亚政府为了获得充足的资源而不停的发动侵略周边弱小星球的战争。卡达西亚的情报组织“黑曜令”是第一象限内最危险的特务机构之一,作为权力平衡,“黑耀令”被禁止拥有进攻性军事装备,但实际上黑曜令一直在秘密组建自己的特务军,并和罗慕兰的特务机构“塔尔夏阿”有深度合作。

社会文化上,卡达西亚强调以“徳”而不是以“法”治国,判决在庭审之前已经决定,法庭审判只是走过场,主要作用是让围观群众感受到“正义必胜”的满足感。相反,卡达西亚人重视个人私德,背叛上级,婚外偷情,没有保护好子女等行为在是严重的罪行(虽然很多卡达西亚人经常干这些事),一旦被发现会令当事人丧失权力和社会地位。卡达西亚人推崇多子多福的大家庭,每个人在起誓的时候都会说“以我爸爸的名义,我发誓……”或者“以我儿女的名义,我发誓……”,离家单干,或者被大家庭扫地出门,都是会被卡达西亚看做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卡达西亚人口密集,在长期发展后面临着资源枯竭的危机。(怎么看怎么觉得卡达西亚人和某国人的文化很相似呢?)

因为理念和利益冲突,卡达西亚和星盟的关系相当紧张,打打停停就没安静过,最激烈的冲突围绕着贝久星上的深空9号空间站和通往第三象限的虫洞展开。因为在和星盟,克林贡,罗慕兰的持续对抗中实力大损,卡达西亚在杜卡特大公的带领下背叛了第一象限,甘做第三象限变体人“共荣联盟”入侵第一象限的先锋,意图借助第三象限的力量统治第一象限。在星盟,罗慕兰和克林贡的联合抵抗下,“共荣联盟”节节败退,于是在局势不利时卡达西亚又背叛了“共荣联盟”,此举令“共荣联盟”恼怒,下令对卡达西亚母星展开种族清洗。战争结束后,卡达西亚一蹶不振,损失了超过8亿平民,母星被夷平,军事,经济和行政都濒临崩溃,从最强大的文明之一衰退成了贫困的废墟。

小贴士:卡达西亚料理非常难吃,在其他星球差旅的卡达西亚人,如果有条件,一定不会吃母星的食物。一些死硬派卡达西亚人对这种行为表示唾弃,认为这是一种背叛。

DS9系列的大反派,杜卡特大公

卡达西亚 伽勒级巡洋舰,DS9系列中卡达西亚舰队的主力

Patriarchal Order of Talaria 塔拉瑞亚宗联。塔拉瑞亚是一个晚期直男癌文明,极度强调父权和尚武精神,所有男孩都要接受军事训练,女性永远不许在社会地位上超越男性(怎么星际迷航里直男癌文明这么多!?),大家永远都要乖乖的听爸爸的话,否则死啦死啦掉。塔拉瑞亚人厌恶外来文明,和星盟人员接触时永远带着手套,如果一个塔拉瑞亚人自愿摘下手套和外来人握手,表面这个外来人得到了塔拉瑞亚人真(哲)心(学)的尊崇。虽然科技不如星盟发达,但塔拉瑞亚人会通过狡诈的战术弥补技术上的劣势,比如发出假的求救信号诱使星盟舰只上当。为了配合剧情,星盟总是如同宋襄公一样中计,但是各位舰长们总是能通过口炮术化险为夷。

小贴士:塔拉瑞亚男子自小睡硬板床,睡软床垫会另他们脊柱疼痛。

曾指挥对星联殖民地大屠杀的詹德将军

塔拉瑞亚 高速掠袭舰,电视剧中经常客窜NPC势力的飞船

罗慕兰人和克林贡人虽然居住于第二象限,但因为他们极深的卷入了第一象限的事务,所以在文化上,罗慕兰人和克林贡人都被算作第一象限文明。总体上,第二象限只有这两个帝国主义,其他文明都被他们死啦死啦掉了。

Klingon Empire 克林贡帝国。总结克林贡人文明只需要一个字:“战”!克林贡人以战为生,以战为荣,以战为乐。对克林贡人来说,不论男女,解决问题最好也是唯一的方式,就是打一架,谁胜出了就有道理:谁适合当总理,来打一架吧!谁可以当族长,来打一架吧!谁可以当他的老婆,来打一架吧!谁可以吃霸王餐不给钱,来打一架吧!老板你的菜有点贵?医生你开的药不太对?你欠我钱为什么不还?房子装修男方出还是女方出?统统都来打一架吧!

在其他克林贡人旁观者看来,不管是男男,还是女女,还是男女,两团黑乎乎的躯体在甲板上扭在一起,会让他们感到非常亢奋,所以大家总是对胜出者报以热烈的掌声。以此相对的,对克林贡人来说,最大的耻辱不是打输了,而是这家伙不打架!用讲道理,说事实,放口炮等方法来解决问题,在克林贡人眼里实在是弱爆了!而星盟恰恰最喜欢口炮,导致每次星盟很友好的去和克林贡人口炮,克林贡人都很不高兴,而每次星盟用相位炮猛抽克林贡,克林贡人却很开心,所以星盟脑海里充满了黑人问号。

克林贡战舰被宇宙里的其他民族成为“猛禽”,因为克林贡人只有战舰,没有民用飞船,即使是执行运输任务的克林贡飞船也是武装完备的军舰。然而,克林贡飞船最大特色竟然是“隐身”这种刺客系技能,这说明克林贡人绝对不是只会肛正面的傻B,相反,表面粗鲁的克林贡人充满了狡捷的奸计,他们每一个冲动的言行背后,都布满了处心积虑的暗算。

克林贡人热血的文化和实用主义的现实之间充满了矛盾。他们重视“荣誉”,不荣誉者被认为死后会下地狱被吃掉,比如克林贡人自称不和不能打的人交手,因为战胜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在克林贡人眼中是不荣誉的,可在克林贡社会中持强凌弱处处可见,大家都拿弱者当软柿子捏,没人觉得这是不荣誉的。克林贡人文化强调平等,每个人应该用实力来获得回报,而不应该靠摆谱和耍阴谋,可另一方面克林贡人又很强调部落和家族出身,自我介绍时不说“我是李小刚”,而是自豪的喊出“我爸是李刚,我是李家的儿子”,部落出身不好,或者没有部落家族的流民,在克林贡社会将会遇到孙志刚在北京锦衣夜行时的遭遇。

克林贡人是如此的英勇好战,在战斗中,他们会是你最得力的盟友,也是你最可怕的敌人。

克林贡 D-6型 猛禽战舰,算老式的飞船了,已经被更新的型号取代

小贴士:克林贡人能从人的眼神中判断出对方的杀意,从而先出手反杀。

罗慕兰帝国 Romulan Empire 罗慕兰人是瓦肯人的暗黑系表亲。在N个世纪前,瓦肯人发起了“要逻辑不要感情”的苏拉克运动,一小部分瓦肯人表示不兹茨,离开了瓦肯母星,选择定居在罗慕若斯和雷莫斯两颗星球上,他们的后裔创立了今日的罗慕兰星际帝国。和瓦肯人一样,罗慕兰人长有严肃的眉毛,尖尖的耳朵,留着锅盖发型,身体素质强于地球人,且有心灵感应能力。但是,因为没有接受过“情绪抑制”训练,罗慕兰人情感丰富,诡计多疑,且非常容易发怒。

罗慕兰的政治形式是太空版的罗马帝国,最高权力掌控在元老院手中,各位元老进行着残酷而诡诈的权力斗争。社会文化上,罗慕兰是太空版纳粹,对内,元老院通过秘密警察“塔尔夏阿”严密监控帝国居民的一举一动,持异见者会被逮捕处决,而且每个罗慕兰青年自幼就要参与各种准军事组织,在服役期间的功勋决定了一个罗慕兰人的仕途;对外,罗慕兰实行种族主义制度,鼓吹奴隶和种姓制度,把周边文明视为劣等种族。实际上,罗慕兰人是银河系主要已知文明中唯一一个保留奴隶制度的,大多数罗慕兰人鄙视生产劳作和商业活动,这些日常都是由奴隶去做的,这种落后的社会制度令罗慕兰人在其他民族中的口碑很差。言行上,罗慕兰是太空版本的高丽国人,典型言论包括“罗慕兰的历史自宇宙大爆炸就开始了”,“银河系所有最先进的技术都是罗慕兰人发明的”,”银河系的疆土自古以来是属于罗慕兰人的“,”罗慕兰人做的牛肉是最好吃的“,"罗慕兰的汉子是最高大强壮的,罗慕兰的妹子是最美丽动人的”等等等等。

罗慕兰舰队的最大特色,和克林贡一样,都是“隐形”,这是因为罗慕兰和克林贡曾有联盟,双方进行了技术交换。但罗慕兰的隐形舰队比克林贡危险得多,因为罗慕兰人没有道德底线,在发动进攻前不会发出警告,经常不宣而战。

尽管槽点多多,但罗慕兰绝对是对星盟威胁最大的敌人。通常比罗慕兰人能打的,没有罗慕兰人奸诈;比罗慕兰人奸诈的,没有罗慕兰人能打;比罗慕兰能打又比罗慕兰奸诈的,人口没有罗慕兰多;比罗慕兰能打,比罗慕兰奸诈,人口也比罗慕兰多的,没有罗慕兰距离星盟这么近;比罗慕兰能打,比罗慕兰奸诈,比罗慕兰人多,比罗慕兰地理位置好的,编剧还没有写出来,写出来星盟可以去死了。

小贴士:瓦肯人和罗慕兰人因为常年不通往来,已经产生了生殖隔离,但是瓦肯人和罗慕兰人都可以和人类xx,嗯……好吧,此说法有误,罗慕兰人和瓦肯人并没有产生完全的生殖隔离,但是器官不能互相移植。

罗慕兰 代里戴克斯级战巡,24世纪中前期罗慕兰舰队的主力

第一和第二象限的龙套种族:

8924星居民:一个和人类几乎没有不同的种族,科技程度相当于人类社会60年代,社会文化却停留在古罗马时代,星球上最流行的电视节目是角斗转播。

  • Acamarian阿卡玛尼人,一个陷入长达百年部落内战的种族,无休止的仇杀把整个文明推到了灭绝的边缘。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星联调解了各部落之间的冲突

Akaali 阿加利人。ENT系列出现,一个还未进入工业时代的文明,但是星球却富含丰富的矿藏。一个名为马努亚的高等文明伪装成当地富裕阶级,剥削这个星球上的居民为他们采矿,剧毒的工作环境令阿加利矿工罹患严重的皮疹。企业号识破了马努亚人的阴谋,解放了阿加利人。

Aldean,阿尔迪人。一个拥有高度发达文明的神秘种族,拥有瞬间将星联飞船打出几光年远的能力。为了不被周边文明打扰,阿尔迪人使用一个大型力场将整个星球隐形,几个世纪以来从没有外人见识过他们的世界,这使得阿尔迪人成为了传说一般的存在。然而,隐形力场的辐射令阿尔迪人病变,整个星球的人口全部绝育。为了延续文明,阿尔迪人尝试绑架企业号船员的孩子,在了解到阿尔迪人的难题后,企业号帮助阿尔迪人关闭了力场,恢复了生育能力(人类的种族特长,呵呵呵呵),作为报答,企业号获得了阿尔迪人先进的技术与文明。

阿尔迪族长之女,纳西拉,这个星球上最后一个出生的孩子。人类在见到她的容貌后,锤桌跺地的表示一定会帮助阿尔迪人解决生育问题。

Allasomorph 阿拉索莫夫人。一个能通过改变本体分子结构来改变外形的种族,本体是透明的发光体造型,通常幻化为人类女性出现。企业号搭载一群阿拉索莫夫人迁居往新星球的途中,其中一名族人与企业号船员威斯利陷入热恋,但在见识到她们的真身后,威斯利表示爷们我要被吓屎了,不和你们玩了!

同一个体的不同形态,人类表示接受不能

Andoran 安多拉人,龙套种族,在剧情中一闪而过

Angel I 天使一星人。这是一个母系社会,男性的社会角色是侍奉女性的小妾。企业号船员为了搭救落难的星联船员来到这颗星球,当地的女族长Beata同意帮助企业号救人,但她要企业号的大副莱科司令陪睡。这么艰苦的任务,莱科表示舍我其谁,大义凛然的赴床而去……

女族长Beata,人类船员为了谁去执行陪她侍寝这个艰难任务而扭打成一团。

Angosian 安格西亚人。一个生性和平的文明,但为了能在与塔西亚人的战争中取胜,安格西亚人用基因手段创造了一批超级士兵。这些士兵身体强健,头脑敏锐,意志残忍,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睡连续作战,更可以隐藏自己的脉搏信号令敌方无法侦查。可悲的是,战争结束后,这些超级士兵无法融入安格西亚社会,全星球的居民通过公投要把这些士兵全部流放到卫星上的监狱。因为不能忍受囚禁,超级士兵开始造反,在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企业号认为安格西亚的社会达不到星联文明的标准,撤回了安格西亚加入星联的申请。

造反的安格西亚超级士兵之一, RogaDanar 罗迦达纳,仅凭自己一个人就能把整个企业号耍得团团转的猛男

Antaran 安坦拉人。徳诺布兰人的死对头,双方曾爆发过漫长的战争,即使在战争结束后,两个民族依旧敌视对方。

Arin'Sen 阿里森人,在ENT系列出现。剧情里,一批阿里森人难民被克林贡人追杀,原因是克林贡人占领了他们的殖民地,又强迫他们做奴工。企业号决定为这批难民提供庇护,因此遭到克林贡舰队的拦截。最后,企业号成功摆脱克林贡舰队,将阿里森难民安置到一颗星联星球上。

Atrean 阿楚亚人。在TNG系列出现,剧情中,阿楚亚人的母星地核突然快速冷却,需要星联的技术帮助避免母星毁灭。

Baku 巴库人,一个神秘的文明,TNG 系列电影中出现。巴库人居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行星上,全部人口是只有一个600人左右的部落,表面上看他们过着男耕女织的原始生活,实际上巴库人拥有令人咋舌的超高度文明,掌握许多星联都无法理解的科技。但巴库人宁愿放弃这些科技,进行体力劳动,过着最简朴的生活,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绝不使用这些技术。

相比巴库人本身,更加神秘的是巴库母星。这颗星球具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上面生活的生物都能够长生不老,巴库人得到这种力量的庇佑,每个人都永生不死。但也正是因为拥有了永恒,时间的概念在巴库人文化里消失了,每个人都以很慢的节奏生活,为了追求完美而不放弃任何一个生活中的细节,哪怕这需要非常多的时间。

一部分巴库人不能忍受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他们离开了母星,成为了名叫宋雅人的星际旅行者。可一旦脱离了母星神秘力量的保护,宋雅人的生命快速流逝,需要依靠植入人造器官延续生命,这些不断的手术令宋雅人的肌肤伤痕累累,面目也变得溃烂可怖。

宋雅人研究出了从母星提取永生力量的科技,为了将巴库人赶走,宋雅人和星联内一部分官僚联手,承诺事成之后将和星联共享巴库人的科技。但这项阴谋被暴露,企业号制止了宋雅人的行动,此后星联将巴库星球周边划为禁区,以保护巴库星独特而神秘的文明

Son'a 宋雅人,退化的巴库人,因为不停的接受延续生命的移植手术,面目变得扭曲怪异。

Ellora 埃罗阿人。被宋雅人征服的种族,现在成为了宋雅人的奴仆。

Tarlac 塔拉克人。另一个被宋雅人征服并奴役的种族。

Balok 巴洛克人。生理特征与人类相似,但成年人也只有人类婴儿般大小,是一个侏儒种族。在与外人交流时,巴洛克人会穿上巨大的外壳,以掩盖自己矮小的真实体型。

Barash 巴拉什人。巴拉什人会操纵能量场制造幻觉。他们的母星被入侵,一个巴拉什孩子逃离家园后躲在一个偏远的星球上,被企业号发现后收留。

Barkonians 拜科宁人,TNG系列登场,一个还没有进入工业文明的种族。一颗星盟的探测器坠毁在了这个星球上,泄露的辐射将造成拜科宁人的灭绝,企业号前往回收探测器,过程中不慎暴露了自己,拜科宁人的世界观被大大颠覆,文明跨越性的发展。

Barzan 巴赞人,母星是一个资源贫瘠的行星。TNG系列登场,剧情中巴赞人声称发现了能通往第三象限的虫洞,准备将虫洞的使用权拍卖给出价最高的买家。企业号代表星联参与了竞拍,但随后发现这个虫洞极不稳定,根本到不了第三象限,于是拍卖告吹。

Beta III 贝塔三星人。TOS系列出现,生理特征和人类没有区别,但是贝塔三星人没有独立的思想,整个星球的文明处于一台发射潜意志信号的思想仪器的控制下,这台机器制造出覆盖全星球的“总体意志”,没有个体能违背思想仪器的指令。企业号为了救回被不幸洗脑的船员,降落到这个星球并摧毁了思想仪器,之后一些研究社会学的船员留在了这个星球,帮助贝塔三星人创造建立在自由意志上的新型社会文明。(真是冷战时期非常政治正确的剧情!)

Boraalan 波拿拉人。TNG系列登场,波拿拉人还处于原始社会,但是他们星球上的大气圈出现了泄露,驻扎在这个星球上的星联社会学者发出信号,恳求企业号营救波拿拉人。企业号遇到了两难问题,他们不能看着一个文明灭绝,但是把原始人传送到企业号上来势必会让他们突然了解到先进的科技文化,这样的做法是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最后,通过一系列全息伪装,企业号成功把波拿拉人转移到了另一个宜居的星球上。

Brekkian 布列坚人。TNG系列出现,外表光鲜亮丽,谈吐文雅,实际上是一群毒贩。布列坚人一开始以药品为名向免费周围星球提供毒品,让星球上的居民上瘾,之后这些上瘾的星球为了获得毒品会持续的把财富和科技提供给布列坚人。企业号发现了布列坚人的秘密,拦截了贩毒的运输船。

Ornaran 奥拿拉人,被上文布列坚人剥削的瘾君子星球之一。奥拿拉人为了一小点剂量的毒品可以付出星球上所有的财富,他们严重的毒瘾被企业号发现,皮卡德舰长建议他们进行戒毒治疗,以短期的痛苦换取健康和独立。随后,奥拿拉人毒瘾发作时理智崩溃,为了拿到毒品甚至威胁杀死企业号大副,布列坚人迫于压力答应免费为奥拿拉人提供一批毒品,但皮卡德舰长拦截了双方的运毒船,强迫奥拿拉人戒毒。

Caldonian 卡多尼亚人, TNG系列出现,一个学识深厚,知书达理的种族。卡多尼亚人热爱科学,因为坚认行政系统都是低效且浪费资源并无法合理解决问题,所以他们拒绝加入官僚系统复杂的星联。

Capellan 卡佩拉人,TOS系列出现。卡佩拉人在23世纪就了解到了星联的存在,虽然这个星球一直处于原始的氏族部落时代。剧情中,星联和克林贡竞争获得卡佩拉星上的采矿权。

Chalnoth 查诺人。狼星人,TNG系列出现,这个星球上的人不信任任何政府组织,整个社会处于无政府无秩序的状态。查诺人生理特征和人类相差太大,食用人类饮食会导致查诺人死亡

Chameloid 奇美诺人,TOS系列出现,能够改变自身外型的种族,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一直被当做传说一般的存在。

Cheron 谢隆人,TOS系列出现。谢隆人分为脸部左黑右白和左白右黑两个种族,两个种族之间互相仇视互相追杀,最后内战完全摧毁了这个高度发达的文明。谢隆人拥有不可思议的科技,可以凭意志操作机器,能在身体周边形成相位武器无法穿透的护盾,最惊人的是他们的寿命,剧情里企业号收留了两个互相追杀的谢隆人,他们之间的追逐已经持续了超过人类概念中的5万年!在故事的最后,企业号告知两个谢隆人他们的母星已经被内战摧毁,继续敌视彼此已经没有意义,但是两个谢隆人依旧坚持要杀死对方,企业号只能慢慢离去,目睹最后的两个谢隆人继续在故乡的废土上追逐撕杀。

Corvallen 科维兰人。TNG系列出现,一个游走在星联和罗慕兰帝国之间的行商种族,双方都常雇佣科维兰人做密使和间谍。

Dee'Ahn 蒂安人。一支能够操控时间的种族,TNG系列中出现,两个蒂安人在剧情中伪装成时空警察,声称是穿越时间前来调查一件失窃的文物,但他们的真实身份是时空盗贼,意图假借调查的名义偷取文物。

Debrune 德布鲁尼人,TNG系列出现,罗慕兰人的远亲,但是居住在星联境内。

Devidian 德维迪亚人。一个非常危险的种族,以人类的神经能量为食物。TNG系列出现,剧情里为了阻止德维迪亚人继续威胁人类社会,企业号摧毁了它们休眠的洞穴。

Dopterian 多普忒亚人。费伦基人的远亲,散居于第一象限各个星球。

Dramen 达米亚人。TAS系列出现。达米亚人有流程非常快速的司法系统,经常在辩方还没准备好证据之前就宣判。

Dreman 德莱玛人。TNG系列出现,德莱玛人的母星遭遇大规模的火山爆发,整个星球都将被摧毁。但因为德莱玛人还没有进入曲速文明,星联不能违反最高指导原则公开援救德莱玛人。最后,企业号船员Data挽救了这颗星球,可作为补救手段,星联对德莱玛人进行了记忆消除,令他们彻底忘记搭救他们的企业号。

Edo 艾多人。一个每时每刻都在做羞羞事情的文明。艾多人生活在鲁比康三号星上,整个社会充满了欢声笑语,男男女女都穿着暴露,随时愿意和任何人发生性关系。但是,隐藏在这片快乐天堂背后的,却是一个黑暗而残酷的法律:任何一个在该星球上犯错的人,不管错误多么渺小,都将被处死!企业号船员威斯利在与一群艾多女孩嬉戏时不慎踩坏了一片花园,立刻被判处死刑。企业号其他船员试图营救威斯利,却发现鲁比康三号星上存在着另一个更高级的神秘文明,这个文明出于实验的目的创造了艾多人,把他们圈养在星球上观察他们的文明发展,而所有犯错的个体都被认为是实验失败品因此必须被抹杀。企业号和神秘文明辩论法律与道德的意义,最后神秘文明接受了人类的法律观念,威斯利被免于处死。

Ekosian 埃科斯人。TOS系列出现。埃科斯人本身的文明并没有进入曲速时代,但是生活在同一星系的锡安人已经是星联的成员,他们恳求星联介入埃科斯星上的冲突,结束这个星球上长年的无政府主义内战。谁知道,星联内志愿前往的一批历史和社会学家是纳粹主义份子,他们把埃科斯星作为社会改造的试验场,最后创造了一个法西斯帝国,因为这群社会学家的思想愈发的极端和疯狂,很快连当地狂热的居民都无法再接受,在企业号和锡安人的帮助下,埃克斯人推翻了法西斯政府。

El-Aurian 艾尔奥利安人,TNG系列出现,由于母星已经被博格摧毁,所有的艾尔奥利安人都成为了太空中的流民。表面看来,艾尔奥利安人和人类没有区别,但是他们对时间和空间的扭曲非常敏感,可以感受到多宇宙时间轴的交错和分离,能感知当前时间段平行宇宙里发生的事件,能看破所有的可能与不可能。

TNG系列中企业号上的酒吧老板娘基南就是一名幸存的艾尔奥利安人

El-Adrel lifeform 埃尔-阿德莱尔四号星上的怪物。一种非常危险的生物,具有隐身能力,现身时会释放强大的电场,以其他智慧生命为食。TNG系列出现,被企业号舰长皮卡德杀死。

Elasian 伊拉希人,TOS系列出现,伊拉西人厌倦了和泰留斯人漫长的战争,双方准备签署和平协议。剧情中,企业号奉命搭载伊拉西人使团前往泰留斯和亲,但是一群好战的伊拉西人反对和平,他们潜入和亲使团企图伺机炸毁企业号并嫁祸给泰留斯人。

Eminian 阿米尼亚人,TOS系列出现。阿米尼亚人利用机器人和敌对的文帝卡人进行了超过500年的战争,双方平均每年有300万人死于战争,大量的难民令星联不得不介入调停双方的冲突。

Enolian 伊诺伦人,来自科托伊诺星,ENT系列出现。22世纪时伊诺伦人已经是第一象限最重要的星球之一,无数伊诺伦人的商船来往于周边各个星球间。但是,伊诺伦政府和法务机构非常腐败无能,剧情中,企业号被诬陷成海盗遭到星球执法机构的拘捕。

Eska 埃斯卡人,ENT系列出现。企业号在达卡拉星遇到了旅居在这颗星球上的埃斯卡人,同时发现他们以猎杀当地野生动物为乐。企业号不能强行阻止埃斯卡人捕猎,但使用化学药剂修改了野生动物的生命信号,令埃斯卡人无法通过探测器发现并捕杀它们。

Excalbian 埃斯卡比亚人。石头星人,属于硅基生命, 能改变自己的外貌。

Eymorg/Morg 伊莫格/莫格,出现在TOS系列。伊莫格/莫格人在人类时间公元前8000年就达到了23世纪的文明水平,但冰河期摧毁了他们的文明。在社会完全被摧毁之前,伊莫格/莫格人建立了先进的地下掩蔽所,可最后只有女性人口撤离进入了地下,大部分的男性被留在地表与恶劣的气候抗争。一万年后,星球上的男性和女性演化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文明,地表上的男性退化成了原始的莫格人,地表下的女性维持着高度发达的文化和物质生活,成为伊莫格人。然而,在一万年间,地表下的女性过于依赖电脑和机器,已经丧失了学习和分析能力,变得和白痴一般。为了对抗大脑退化,每过一段时间,一批女性会把自己连接到名为“大教师”的仪器,通过这台仪器获取足够的知识和技能来领导伊莫格社会。

Fabrini 法布里那人,TOS系列出现。一万年前,法布里那的太阳成为了超新星,一小部分幸存者搭乘人造彗星“约兰达”逃离了母星,成为了星际间的流浪者。在漫长的岁月之后,“约兰达”发生故障,其轨道将撞向一颗人类殖民地,但法布里那人已经丧失了前辈所有的知识,无法维修人工彗星的引擎。

Farian 法留斯人,TNG系列出现。法留斯星是跨星域犯罪组织“奥利安”的老巢,很多法留斯人是“奥利安”组织的成员。

Finnean 芬宁人。TNG和DS9系列中作为“奥利安”组织的成员出现。

Flaxian 弗拉克西亚人,DS9系列中作为一名杀手出现。

Gamelan V 加米兰5星人,TNG系列出现。剧情中,加米兰母星上空突然出现了一艘来历不明的巨大垃圾船,不停地向星球大气排放辐射气体。企业号前往救援,将垃圾船拖进了星系的太阳。

Gideon 基蒂安人,TOS系列出现。剧情中,基蒂安人很早前就消灭了疾病,结果却导致全星球陷入了极度的人口爆炸。

Gosis 高西斯人, ENT系列出现。高西斯人外貌类似人类,但是生理特征和人类相差极大,含铁的人类血液对高西斯人是剧毒物质。剧情中,当企业号造访时,高西斯人还没有掌握核动力,整个世界分为处于对峙的两大军事集团,总体上处于人类世界20世纪中期的科技水平。企业号船员在离开星球时把通讯器遗忘在了星球表面,由于担心这个通讯器所蕴含的科技将极大地改变这个世界的文明进程,企业号船员返回高西斯试图取回通讯器,又不幸被当做间谍被逮捕。企业号可以选择向高西斯人亮明他们真正的身份,但这样做他们就会把曲速时代的科技透露给还没有达到曲速时代的星球文明,是将违反星盟最高指导原则的。意识到不论如何高西斯人都将很快掌握通讯器里的科技,企业号没有遵守指导原则,而是选择交换科技援救被捕的船员。

Halanan 哈拉南人,太空印度人,在DS9系列出现。哈拉南人有强大的心灵能力,可以在对方脑中投射影像。因为哈拉南人一辈子只可以有一个伴侣,在剧情中,出于对婚姻的不满,一位哈拉南女性利用自己的心灵能力在西斯科脑中投射自己的影像,通过这种方式寻求婚外恋。

Halkan 哈尔卡人,TOS系列出现,因为恪守彻底和平与中立的信念,拒绝与星联结盟。

Hupyrian 胡皮里亚人。一种高大而强壮的人型生命,费伦基人雇佣他们作为保镖。

Illyrian 伊利瑞亚人,ENT系列出现,德尔斐星域的原住民种族。

Iotian 依阿提亚人,TOS系列出现。2168年,星联飞船“地平线”号造访了这颗星球,在离开时,船员遗忘了大量科技资料,还包括一本“二十世纪美国黑社会”的历史书,不明所以的依阿提亚人把这本书当作上天赐予他们的社会指南,依照黑社会的帮派文化改造他们的社会。

Iyaaran 伊雅人,TNG系列出现,一个不能感知快乐和愉悦的种族。由于伊雅人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也没有任何美食文化,剧情中从伊雅返回的星联大使表示他担任大使时的日子简直是一种折磨。

J'naii 几奈人,TNG系列出现。因为在进化过程中丧失了性别不同,在几奈的文化中,无性是比有性更高等的存在,存在性别意识被认为是一种返租现象。但有一小部分的个体会突变产生性别意识,从内心中感受到自己是男性或者女性,这些个体会被认为是病人而被强制接受心理治疗。剧情中,一名几奈飞行员萌发了自己是女性的意识,并和企业号的大副相爱,她的异常举止被其他几奈人发现,然后被拘捕并被送入治疗中心。

Kaelon 凯隆人,TNG系列出现。凯隆人的社会没有老人,因为每个人到了60岁的时候都要自杀。

Kaitlen 凯特伦人, DS9系列出现,一些凯特伦人被当做奴工诱拐到第四现象。

Kalandan 卡拉丹人,TOS系列出现。卡拉丹人的文明在人类时间公元前一万年就进入了曲速时代,但一种致命的人工病毒摧毁了卡拉丹社会,只留下极少数幸存者。

Kantare 坎塔瑞人,ENT系列出现,拥有高超的全息技术,剧情中,一艘坎塔瑞飞船遇到事故,所有船员都死去了,但是全息影像代替真实的船员继续操作飞船。

Kalar 卡拉人,一支原始而好战的种族,热衷于使用刀剑进行近身格斗。

Kellerun 珂勒朗人。DS9系列出现,在和敌对种族特兰尼的战争中,珂勒朗人发明了一种致命的生化武器,作为和平协议的一部分,双方同意在星盟的监督下废除生化武器。然而,珂勒朗人担心星盟以销毁武器的名义秘密研究生化技术,下令杀死所有涉及生化武器销毁的星盟科学家。

T'Lani 特兰尼人,上面介绍的珂勒朗人的敌对种族。在销毁生化武器的过程中,和珂勒朗人合作谋杀参与计划的星盟科学家。

Kesprytt 凯斯普里特人。TNG系列出现,一个多疑而偏执的种族,凯斯普里特星球分成了凯斯人和普里特人两个国家,凯斯人申请加入星盟,但是普里特人反对加入星盟,并绑架了造访凯斯国的皮卡德舰长。由于凯斯人和普里特人都异常多疑,在营救舰长时拒绝和共享任何行动细节,导致营救失败。星盟认为这颗星球上的人简直无法理喻,随即驳回了凯斯人加入星盟的申请。

Klaestron 克莱斯特朗人。DS9系列出现。克莱斯特朗母星在24世纪爆发内战,在战争结束的前夜,革命军领袖被叛徒出卖谋杀,经过多年调查后,克莱斯特朗执法机关相信当年的叛徒就是现任深空9号星盟科学官达克斯。其实达克斯有不在场证明,因为她当时正在和革命领袖的妻子偷情,但是公开这一事实将会极大损害这位遗孀的名誉。最后,遗孀主动承认了和达克斯的婚外情,并指出真实的革命领袖是一个乏味而低能的人,他的伟大成就完全是宣传机器杜撰出来的。

Koinonian 奎诺尼亚人。TNG系列出现,曾被星联认为是一个已经灭绝的种族,但星联不知道的是,在奎诺尼亚星球上,除了已经灭绝的实体生命,还存在着一种能量体生命构成的文明。剧情中,企业号的科学官阿斯特在奎诺尼亚星进行考古活动时,不甚触雷身亡,一个能量体生命感受到了阿斯特死前对儿子的思念,幻化成她的模样回到企业号,表示她可以代替阿斯特成为孩子的母亲。皮卡德船长向能量体和阿斯特的遗子解释死亡对人类的意义,说服能量体离去,让孩子学会接受母亲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

Kolaran 科拉鲁斯人。还没有进入曲速文明的种族,科技水平相当于二十世纪中晚期的人类。

Kostolain 克斯托伦人,TNG系列出现。一个文化非常保守的种族,特别忌讳裸体。

Kovaalan 科瓦拉人,ENT系列出现,一个非常凶狠,领地意识极强的种族。当企业号不得不穿越科瓦拉人控制的星云时,立刻遭到了攻击,最后企业号和科瓦拉人达成了和平协议,安全通过星云。

Kressari 克里萨里人。DS9系列出现,自称是一个持中立和平立场没有武装力量的种族,主要经济来源是经过基因改良的农作物,实际在剧情里为卡达西亚人秘密运送军火。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董司元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6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人类和外星人之间真的不可能谈道德吗?
如何评价电影《安德的游戏》?

分享

《星际迷航》中一共出现了多少种外星人?:等您坐沙发呢!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