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看似先天,其实是来自社会偏见 | 目的地Destination

有些东西看似先天,其实是来自社会偏见

本文来自Ent的个人公众号ImagineNature。这是一个写作训练尝试:为现实中的自然故事赋予抒情性。是科学,也是诗。

你是否听说过“男人好色女人爱财”这样的说法?

准确地说,是在异性恋择偶时存在这样的现象:整体看来,男性更看重女性年轻漂亮,而女性更在乎男性的金钱地位。为什么?

对此有这样一个猜想:女性有漫长的怀孕和育幼期,需要物质资源,所以有关注男性地位和金钱的本能;相反,男性在乎的是女性的生育力,而年轻美貌是生育力的指标。就这样,我们的择偶偏好被写在了基因里。

听起来没什么毛病对吧。

那如果我继续说,因为这个几十万年前的演化遗产,所以这个现状就是理所应当,所以想结婚的男性最佳策略就永远是努力赚钱,而女性就永远是年轻漂亮呢?

这看起来是很合情合理的外推,事实上很多情感专家都是这样给的建议、这样用的论证。

只不过有一个小问题:人不仅仅是基因的产物。

有些东西看似先天,其实是来自社会偏见

图片来自pixabay

实际上有很多研究表明,两性之间的择偶标准差异正在日趋缩小,而这个趋势和性别平等状况的改善有直接的关联。随着女性在商业、政治和教育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源,这个看似很有道理的先天力量也变得越来越弱。譬如,在性别相对不平等的土耳其,女性看重男性赚钱潜力的程度是性别较为平等的芬兰的两倍。实际上,在今天的芬兰,男性比女性更加看重自己另一半的教育水平。

这一关联甚至不限于社会整体,而直接抵达了个人层面:譬如Paul W. Eastwick et al. (2006) 收集了九个国家的数据发现,一个男性在性别态度上越不平等,他就越看重女性的年轻美貌;反过来,一个女性在性别态度上越不平等,她就越看重男性的家产地位。

这些都不是写在基因里的。

当然,今天地球上没有一个社会实现了彻底的性别平等;同样也没有一个社会里的两性有完全相同的择偶偏好。可能最后会发现这个猜想其实是错的,也可能会发现基因终究还是会发挥一些作用。但关键在于,一个东西受到基因的、先天的、演化的影响,绝不意味着它就理应如此或不可改变。很多时候,去改变它才是重要的事。

而争取性别平等,正好是我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毕竟,它给这个社会带来的冲击如此广泛,又如此深刻地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的确,性是生物学上最重要的个体差异来源,不可能把这个差异完全消除;但恰恰因为它,我们才应该加倍努力地揭穿那些冒充必然的偶然性,把社会带给女性的苦难剥离出来并消灭掉。生理周期和生育的痛苦已经够糟糕了,更不要说有时候因为社会因素,人们连这些痛苦都不愿或不屑去抚慰。

距离1909年的第一个女性节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今天的很多地方它变成了只是给女性一点点福利,但当年它是女性劳工运动的一部分,是在争取选举平权和担任公职平权,反对雇佣性别歧视。节日的演变正如习俗的演变一样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但我不希望我们忘记它的起源,因为那时女性面临的根本问题,今天也依然存在着;那时人们艰苦奋斗而实现的进步,今天也依然可以实现。

分享

有些东西看似先天,其实是来自社会偏见:等您坐沙发呢!

Leave your comment